【最纯主播 房业涵】(02)



      ***    ***    ***    ***
                 2
  「为了光明,黑暗是必须存在的,因为只有黑暗,才能衬托出光明。」
  房业涵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这句话,而这句话也一直留在她的心中,这或许也
是为什么她愿意为了未来付出一切的关系。
  不过付出的收穫意外的让房业涵的大学生活变了调,她不再只是一名普通的
大学生而已,在课余时间,她要准备进入新闻界的一切相关事宜,除了练习口条、
姿势、写专题的能力、採访的功力,也包括了如何收服人心。
  晚霞的橘色洒在大学班导的研究室里,而在此时里头也传出了向家人报平安
以及不能准时回家的抱歉:「对不起啊,今天要跟好多个学生meeting,
不能准时回家吃饭了,老婆你就先吃了吧」
  「你这几个月来能回家吃顿饭的时间真的越来越少,你是真的有这么受学生
欢迎喔」电话那头传来抱怨声。
  「真的对不起啊,嗯……」
  「你怎么了?」
  只说班导双腿大开,黑色的西装却是在椅子旁的地上,下半身只有白色的西
装袜和擦得发亮的皮鞋,而在双腿之间跪着一个俏丽女子,水汪汪的大眼认真的
看着眼前的阳具,舌头长长地吐出,舔舐着挺立的阳具,左手放在班导的大腿上,
右手则是握在阳具的根处。
  「没事,我没事,只是刚好喝了口水」
  班导边说边看向跪在跟前的女子,房业涵,用眼神示意:「轻一点!」
  房业涵嘴角微微上扬,从班导阳具的根处舔上至龟头,接着打了个转,又舔
回原处,班导颤抖了一下。
  「是说啊,隔壁的林太林先都一直在问什么时候要再一起去爬山的说,你这
样时常不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人家了」电话那头似乎没有想要挂断的意思。
  「林太林先就这么想去爬山喔,不过最近天气似乎都不是很稳定,尤其是山
区,听说都会下雨」
  「是啊,我也是这么跟他们说的,不过你也知道的,他们其实只是想出来一
起吃吃饭而已,爬不爬也不重要」
  房业涵亲吻着班导的龟头,轻轻的一声:「啵!」让班导又再次看向他,房
业涵也不管班导,不停地亲吻整根阳具的每一寸,柔软又水嫩的唇亲吻地让班导
不由自主地又发出一声小声的:「嗯……」
  「你到底是怎么了啊?一直在喝水」
  「今天讲了很久的课诶,渴死了」班导边解释边轻拍了一下房业涵的脸,房
业涵站起身,脱下衣服,露出只穿着一件蓝色的胸罩的上半身,班导一看,阳具
又更挺了。
  房业涵又蹲了下来,用手指轻轻触点了几下班导的炮头,接着轻启红唇,缓
缓将炮头包覆住。
  「还有啊,住在楼上的李先生也说他很久没跟你一起下棋了,一直在找你」
  「喔天啊……李先生真的是……一下棋就要下个好几盘……会死人的啊……」
  班导咬着牙,忍耐住被房业涵含住后的挑逗刺激,只说房业涵看似只是含着,
但其实是用舌尖不停的点、碰、画班导的炮头,炮头本就敏感,更别提经过刚才
房业涵的脱衣秀后会变得多么敏感了。
  「你到底是怎么样啊?喘气声这么大?」
  「我很好,我没事,我只是一边走路一边跟你说话,我们都有年纪了,本来
就会喘」
  话虽是那么说,但班导真挚喘气声不断的原因是房业涵突然将整根大炮都吃
入嘴中,更上下摆动头部,巨大的刺激萦绕着大炮,也内传至全身。
  猛一个深吃,再加上舌头的点缀,班导整个人差点从椅子上站起来,没有拿
手机的那只手紧紧抓着房业涵的头。
  「不要太勉强自己,都劝你退休你就偏不要」
  「培养这些新闻界的新人,可是我一生使命啊……」
  房业涵快要没有气了,一边轻拧班导的大腿下肉,一边发出些许的:「呜呜
呜呜呜……」声,像是在叫着:「快放开快放开啊!」
  「瞧你,喘成这样子」电话里传来嘲笑声。
  班导放开手,喘了一口气,而房业涵也大口大口的喘气,呛出了些口水,那
些唾液沿着鲜红的嘴唇流下,有些黏在下巴上,还有些到了脖子、锁骨,更有的
已经到了那对被超集中的胸罩脱起的明明只有Ccup却看起来有D或E的美乳
上。
  「好了好了,我约的学生要来了,就先到这里啦……」班导一脸紧张、语气
中充满了交集地说。
  「诶诶诶诶……」
  班导奋力地挂掉电话,接着大叫道:「喔喔喔……好爽啊……舒服……」
  只说房业涵已经脱掉裤子,露出单薄的一件三角裤,双腿向外跨,就这样用
隔着三角裤的下阴处压着班导的阳炮。
  起初也还不算全压,只是偶而像是蜻蜓点水一般的点触,偶尔又像摇桿一样
的顶着洋炮口做旋转,一对奶子就这么在眼前晃呀晃,班导早已经受不了,透明
的液体从炮口冒出,弄湿了房业涵的三角裤。
  「老师,我要坐下去了喔!」
  接下来房业涵便坐压下去,班导倒抽了一口气:「你真的有够敢的,是说我
不是要你学习怎么让人能既舒服又安心的讲完电话吗?」
  「但老师不也没心再讲下去了吗?老师不是说要知道对放的心理才是重点吗?」
房业涵边说边用手掌轻推洋炮。
  「你倒很能讲,看起来明天把你送去面试,一点都不成问题」说完,班导长
长地吐了一口气。
  就像是做爱一般的扭动着腰,房业涵轻轻呻吟着:「喔喔喔嗯好舒服喔好舒
服……阳具摩擦着业涵的阴唇和阴蒂……痾痾痾哼嗯业涵全身都麻了啊喔喔恩麻
了……」
  房业涵将双手放在班导的腰上,只是扭动着腰,就足以让多数的男人疯狂,
更别说如今房业涵美例如娃娃的脸蛋是一副享受的淫样,白牙和红唇搭配,媚吟
与娇气交织,就算是班导这样经验丰富的採花农,也为之震慑。
  「爽啊舒服啊好舒服啊……只是摩擦着老师的鸡巴业涵就已经好舒服好爽好
奇怪了……全身都变的好奇怪……又热又难受的喔喔嗯哼……老师的又变大了啊
……」
  班导发现自己被眼前的景象勾的是一时之间忘了锁关,如今竟是精液冲关,
班导所幸也就不再调整呼吸,任凭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淫荡女学生在自己身上发
骚。
  房业涵的腰扭了又快要五十下后,班导忽然抓住房业涵的胸部,房业涵仰天
叫了声,阴道的淫蜜瞬间流了出来,和同时喷出的白色精液和在一起。
  班导一把将房业涵推倒在桌上,抓起房业涵粗细有致的腿,说:「就算明天
要送你去面试,还是要先干你个几发!」
  「来吧来吧老师……老师给我给业涵吧……不过别太大力啊痾痾嗯……要是
太大力被干松了……就不好了啊喔喔喔插进来了啊……」
  十一点多,房业涵和室友一起偷溜出宿舍去找宵夜吃。
  两人到了间日式居酒屋,房业涵和她的室友因为常来再加上平常日客人少,
老闆特别给了他们一间小包厢。
  室友拿起刚送来的啤酒,大口地喝了口,说:「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啤酒
就是特别的好喝」
  「你这样喝,等一下就醉了」房业涵笑着说。
  「又没关系,我又不像你已经被人相中,我怎么脱线都没有关系」室友蛮不
在乎地说完,又喝了一大口。
  房业涵摇摇头,这时老闆刚好送了串鸡肉串来:「喝醉了在这边睡也没关系,
反正这也不是少有的事情」
  「谢谢老闆!那就再来一杯吧!」室友笑着说。
  「是的!」
  老闆走了后,室友说:「我说业涵,哪有人出来吃消夜还化妆的啊?」
  「底妆底妆而已,最近睡得少,脸色怎么看都不好看」
  「你不好看,我不就不能见人了?罚你一杯!」
  「一口就好了,明天我可还得去面试」
  说完,房业涵喝了一口,室友放下被咬了一半的鸡肉串:「你明天要去面试
喔!真的假的啊?」
  「是啊,明天晚上六点半」
  「这么晚?该不会是去陪吃饭的吧?」室友边说边看向房业涵。
  「别乱说话!我是因为明天下午有课好吗?罚你三口!」
  室友笑了笑:「开玩笑开玩笑的,我喝三口,可能就又要再叫一杯了!」
  说完,连续喝了三口,室友问:「所以是哪一间啊?东森还是中天?壹电视?」
  「都不是,是华视」
  室友露出不解的表情:「怎么会是华视?我还以为你是会去那种美女如云的
那种新闻台」
  「我本来也以为是啦,毕竟班导上次把人介绍进去好像是东森,不过这次老
师似乎是想把我介绍到华视去」
  「都没有原因吗?」
  「老师是有说啦,主播换台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如果我能在华视闯出一片天,
那要去别台的话就好谈价码了」
  「原来是这样喔,老师真的很帮你的说,只是自从我听你说这件事开始,你
似乎就开始变的很忙而且又非常注重外表和仪态,和高中的你真的很不一样」
  「老师说除非我很有把握,不然黑历史别太多,所以」
  说完,看起来有点无奈地喝了口啤酒。
  「所以一进去就当主播吗?」室友吃了口旗鱼片,问。
  「当然不可能吧,不过听说是以成为主播为前提的一场面试」房业涵说完,
把里肌肉串上的青椒吃掉。
  「真好,我说你,你要不要也帮我关说一下啊,我要是在毕业前就能有工作,
我妈一定会高兴死的」
  「我其实也只是比大家早一点进入而已,我们念这个的,十个有八个是走这
一行的,不是吗?」
  「你也不是不知道,工作难找啊,再加上我的脸大概只能算普通而已」
  「好吧,我如果有机会的话,再帮你一把吧!」
  「业涵!实在太爱你了!我要是男的,一定马上把你压上床!」
  「够了!别再乱说了!罚你一整杯!」
  「我接!」
  隔天下午下了课后,房业涵匆匆忙忙地回到宿舍要换正装,独自一人地在宿
舍哩,她脱下平时穿的T- SHIRT和牛仔裤,对着镜子,想起了班导在刚才
下课后特别跟她交代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房业涵面无表情的将一般的胸罩和三
角裤脱去,换上为了这天特别准备的水蓝色超托高集中的性感内衣,只有Ccu
p的房业涵如今却变了超过D上看E的巨乳少女,再加上那件丁字裤,妖艳程度
瞬间暴增。
  「终於到了这一天」房业涵心想:「为了这一天,努力了这么长的时间,我
一定要成功」
  房业涵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再把双脚打开置与肩同宽,他心里自问:「会不
会太乾呢?从昨天下午到今天都没有在出水过了,等一下会不会被嫌太乾呢?」
  想着,右手便移动到了阴处,摸了摸,由於丁字裤的材质非常的薄,只要一
摸就可以摸出阴道的形状,房业涵让食指来回摩擦由阴唇构成的中间一条线,没
有多久,身子就像在不断小幅度加热的热水锅了一样,越来越燥热。
  另外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胸部,房业涵的胸部被在胸罩内的颗粒刺激,而且
因为这款胸罩内的颗粒不是固定的,所以颗粒不停地流动,房业涵的胸部下缘和
侧缘都因为颗粒而变得越发的敏感。
  「嗯……哼……」房业涵轻轻地呻吟道。
  在阴道上的手伸进了丁字裤内,发现自己的私密处如经已经变得些许的潮湿,
但还不够湿,房业涵用大拇指和中指捏住已经勃起但尚未全部勃起的阴蒂,极其
敏感的阴蒂如今被碰到,让房业涵整个人颤抖了一下,踉跄地移动了几步。
  「好……好舒服……痾……」房业涵叫出声来。
  光是只刺激阴蒂就让房业涵感觉到舒服,但房业涵毕竟已经受过太多的调教,
一旦被燃起了性欲,就得发泄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再次将理智拉回,两根手指头不
断地转捏阴蒂,而手掌不停的揉搓胸部,房业涵的脸颊出现了绯红。
  「老师……业涵不是很淫荡啊啊啊喔嗯……自己在这边自慰喔喔嗯又舒服又
不满足……业涵自己抠自己的阴道平常都是你在干……喔喔恩哼好想要肉棒……」
  手指插进阴道中,房业涵另外一只手的手指则是放进嘴巴中,在阴道中的手
越抠越大力,咬着手指的嘴不断发出呻吟声,脚好的身躯更是因为刺激而停不下
颤抖。
  「要去了……真的要去了喔嗯喔喔嗯哼……又要高潮了啊啊啊为什么今天业
涵这么奇怪……好奇怪啊特别想要肉棒啊喔嗯嗯嗯老师啊……你能来干我吗业涵
好想要被大肉棒干啊……」
  快速的抽插着自己的阴道,房业涵双颊红的戏是颗苹果一般,大概自慰了几
百下后,一阵电流打在房业涵的身上,房业涵双脚忽然夹紧,垫起脚尖,双眉紧
皱,发出:「嗯……」的声音后,雪白的大腿上多了一道潺潺的小溪。
  水蓝色的洋装和裸色的高跟鞋,房业涵态度从容自若地走进班导与华视的主
考官指定的考场教室。
  「业涵这位就是华视的新闻部主管,毛先生」班导说。
  房业涵向毛先生鞠了个三十度的躬:「毛主管,请多指教」
  「不用多礼,你们老师是出了名的推举人,只要是他推举的,基本上都是上
选之选,而且我不习惯被叫毛主管,你真要叫我,就叫我大毛就可以了」
  「是的」房业涵谦恭地说。
  「好吧,那就开始吧,我这边有个讲稿,你先读给我听吧」
  「好的」
  房业涵从大毛的手上接过一份讲稿,快速地扫视了一遍后,稳重地念出,这
篇讲稿并非一般的讲稿,其中包含了有声音的抑扬顿挫,还有一些非常相近的字
词连在一起,甚至还有一些非常强烈的情绪表达自言,房业涵虽然已经练过许多
次,但也还是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读稿,有时还得放慢速度来达到标准的程度。
  「念得相当不错,虽然还有点小瑕疵,但已经比许多毕了业要考进来的人还
要好很多了,算是中上上的水准了」大毛边说边在本子上记录。
  记录完,大毛说:「站到讲台去」
  房业涵站到讲台上,投影幕瞬间亮起,而在大毛身后的电视机也亮起,大毛
又说:「接下来是第二关,我身后的电视机会跑出字幕,而你必须按照刚才读的
那篇下去做这则新闻的报导,准备好就按下旁边的铃」
  「好的」
  房业涵深呼深吐了三口气、拿起简报笔后,按下铃。
  虽然已经模拟了很多次,但毕竟这次是正式的考验,房业涵还是感到些许的
紧张,报导的过程中,虽然不多,但还是有好几处吃螺丝甚至是语句跳动了。
  「啪啪啪啪啪啪」的拍手声响起,大毛微笑地看向班导:「我说他你训练的
多久了啊?」
  「没有很久」班导笑着说。
  大毛看向房业涵,露出肯定的眼神说:「虽然称不上是完美,但以一个新人
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了,就算意识到自己失误了,还能表现出不紧张的样子,
光是这点就相当不错了,房业涵我有种感觉,你就是天生要生活在萤幕前的」
  房业涵露出微笑:「过奖了,业涵还有许多要学习的」
  大毛点点头,转头朝班导看去,班导知道意思般的点了下头,便离开教室,
房业涵心里也明白这才是今晚最重要的一关。
  房业涵走近大毛,大毛说:「接下来是最后一关,是要测试你对这份工作的
决心,你愿意为这份工作付出多少」
  「全部」房业涵斩钉截铁地说。
  大毛也站起身,走到房业涵的面前:「164公分高、三围32C2334,
虽然不算是突出,但也称得上穠纤合度」
  说完,双手忽然伸向房业涵的双乳,抓住双乳,房业涵叫了声:「喔呜……」
  「是真奶,触感相当好」
  大毛边说边露出了淫象,他走近房业涵,接着又厚又乾的唇吻住房业涵红润
的嘴,舌头也顺势滑进去,房业涵不旦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是迎合地和大毛接
吻。
  将洋装的肩部拉下成为一字领,本来是温婉端庄的一件洋装,瞬间变成了娇
艳,房业涵一点意见都没有,反而是由手转攻的主动吸吮大毛的嘴唇。
  大毛手搓揉着房业涵的胸部,房业涵呻吟道:「好舒服喔好舒服喔……嗯嗯
嗯嗯哼……这样又摸又搓的业涵会变得很奇怪的……喔恩喔恩又大又厚的手让业
涵好舒服喔……再来啊……」
  「你还真是会说淫语啊,房业涵,是你老师教你的吗?」大毛笑着问。
  「喔嗯嗯嗯哼……别提别人……业涵现在的眼里只有你了喔好舒服喔……奶
子好舒服喔……似乎变的有点涨啊又有点热的样子好奇怪啊……但真的好舒服啊
喔喔喔喔……」
  「我会给你更舒服的!」
  说完,大毛将房业涵的洋装又拉下来,水蓝色的胸罩露了出来,大毛有点吃
惊地看着房业涵:「你老师这么大胆喔,叫你穿这种内衣,看起来他也吃你很久
了!」
  房业涵有点不好意思,大毛双手放在房业涵的腋下下面,转动房业涵的身体:
「衣服穿着都没也发现,我终於知道为什么你老师会说要的话就要动作快,这样
的极品真的要是被东森或中天那样子的人看到了,绝对就会抢过去了,要不是上
次我救了你老师一命,恐怕今天就不是我来了」
  大毛双手离开房业涵的身上,双手抱胸地说:「来,朝我弯身」
  深邃又美丽的V字型乳沟看的是大毛性欲大增,一把搂住房业涵,将房业涵
压到桌子上,双手玩弄房业涵的胸部,嘴巴也跟着上,让房业涵叫出声:「喔喔
喔喔喔嗯……好刺激啊好刺激啊……不要不要这样子痾痾痾……这样子业涵会受
不了的阿喔喔喔……」
  大毛喘着气,看着躺在桌子上的房业涵:「真是有够爽的,你真的是当新闻
界人的料!够端庄也够骚!」
  说完,将房业涵的洋装裙摆往上拨,露出水蓝色的丁字裤,大毛笑着说:
「都湿了诶,房业涵你真的是让我惊奇不断诶」
  大毛边说边把房业涵垂吊的双腿放到桌子上,呈现M字状,房业涵说:「好
讨厌喔……这样的姿势……好色的感觉……」
  大毛没有理会房业涵的话,头一下子就钻进了,伸出舌头,快速地舔弄房业
涵的阴道,房业涵的腰突然弓起:「喔喔喔喔喔喔……好痒好痒好痒啊……被这
样子舔痾痾痾真的会痾痾会变得很奇怪……业涵会忍不住啊啊痾……」
  「喔喔痾痾痾哼哼别这样子啦……这样子业涵真的会喷出来的啊啊啊……这
样又舔又亲的……业涵真的变得好奇怪了啊不行了啊……好像要忍不住了啊……」
  大毛脱去房业韩的丁字裤,让丁字裤挂在房业涵的的右脚上后,直接用嘴唇
亲吻、舌头舔舐,嘴巴吸吮,房业寒的纤腰弓了又掉、掉了又弓,就在忍不住的
前一秒,房业寒忽然用力坐起,像是仰卧起坐的这样瞬间起来,接着分不清是淫
水还是尿液喷了出来。
  「真是有够水的啊,宋燕旻都没有你这么会喷!」大毛边用舌头舔嘴巴附近
的水边说道。
  房业涵露出无辜又包含歉意的表情说:「对不起,我没有忍住……」
  「没有关系的,有很多人都吃这一味的!」
  说完,大毛脱下裤子和内裤,露出一组阴毛非常浓密的短粗挺立肉棒:「不
过通常看到女人喷成这这样子,就会忍不住了,房业涵,我要来嚐嚐你的肉穴到
底是怎么样,你老师超级无敌推的说」
  粗棒一挺而入,房业涵下巴瞬间抬起:「啊进来了啊……好粗啊……痾痾痾
痾……阴毛好浓密……好痒啊……」
  「真的有够紧的啊!房业涵你的逼怎么这么紧啊?你老师不是天天操你的吗?」
  「喔喔喔喔嗯嗯嗯哼……好粗好粗的肉棒啊……对啊老师天天都操我……肏
的业涵非常爽喔……但是今天业涵都没给他操喔……啊啊啊啊啊……今天你是第
一个操我的喔……」
  「这么淫荡!竟然说自己踢天给男人操,不羞啊?」
  「超爽的啊喔喔喔嗯哼……爽死了啊喔嗯……不要突然那么大力啦喔喔喔喔
喔……会让业涵受不了的啊……业涵喜欢被男人操啊……」
  「那就把你操得够!」
  大毛抓住房业涵的双腿,将房业涵的腰部以下都离开的桌面,大毛向斜上的
方向不停冲撞房业涵,房业涵双手反抓桌子边缘,毕竟这么大的冲击力,要不飞
出似乎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大毛用力地冲撞着,而房业涵也配合度很高的叫着,而小穴内的肉壁也不断
捕捉着以一秒五下的速度冲撞的悍棒。
  房业涵的玉腿挂在大毛的腰间,大毛放慢了速度,加大了冲刺的距离,屁股
向后翘,接着再挺进的同时,双手也同时用力将房业涵拉下,弥补自己不算长的
肉棒缺点,但这一招却意外奏效地让房业涵尖叫不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痛啊好痛啊……第一次被这样子干啊……喔喔喔喔大毛哥哥好厉害啊啊啊啊喔
喔喔……业涵好爽啊好爽啊真的超级爽的啊……」
  双手撑在桌面上,房业涵被大毛从后面插入,已经全身出汗的房业涵,如今
精緻的脸蛋更添淫媚,大毛握着房业涵的俏胸,如打桩机一般的抽插房业涵,房
业涵从后面被撞,而前面的腰则是不停碰撞桌子,前后撞击,疼得让房业涵叫着:
「阿阿阿阿阿好痛好痛好疼啊……被这样撞前后都撞……喔喔喔喔要死了啊……
好痛啊好痛啊……但为什么越来越爽了啊……喔喔喔」
  「还会让你更爽的喔!」
  说完,大毛用力一抓房业涵的俏乳,房业涵双眼突然瞪大,张大了嘴,接着
大毛猛力地一顶,房业涵全身颤抖,双眼都没办法对焦。
  「砰!砰!砰!砰!砰!砰!砰!」的撞击声,大毛把房业涵操干的是淫声
浪语不断:「救命啊救命啊……喔喔喔喔嗯爽死人了啊爽死业涵了啊……要死了
啊……被好哥哥的粗肉棒干的是停不下来了啊……」
  如今的房业涵已经高潮的快要没力气,趴在桌子上,双脚因为靠着桌子而勉
强地打直站着,而大毛则是双脚踩在桌子上,双手撑在桌子上,像是只蛤蟆一般
的在房业涵的身上,他说:「这可是我练了很久的招式,那个该死的强强竟然自
创了这招『蛤蟆功』,要不是我钱比较多,宋燕旻早就被他干去了!」
  说完,腰开始摆动起来,也许就是体位上的关系,房业涵感觉到一股强烈的
劲道从上方冲下来,每一下都是最强最深,房业涵基本上每受一下就高潮一次,
双脚也是会因为每一下撞击而抬起某一只脚。
  「喔喔喔天啊这招好强啊……这招让业涵一直高潮啊啊啊啊啊又要去了啊…
…不要太快啊不要太快啊……会来不及排泄的啊……喔喔喔所有高潮都聚在一起
了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就如同房业涵自己说的,大毛又快又急地发干,让高潮无法排泄,所有的高
潮都聚集在一起,房业涵已经叫不出声来,越累积越多高潮能量,让房业涵又是
期待又怕受伤害。
  「啊啊啊我要射了啊!」
  大毛叫道,双手强压着房业涵的手,腰桿子发力地摆动,粗棒快速又猛烈地
抽送,房业涵紧闭双眼,她的阴道如今已经毫无抵抗之力。
  「射了啊!」
  就在大毛叫出这一声后,大毛拔出肉棒将精液射在房业涵的美臀上的同时,
那累积太多能量的高潮瞬间像是核子弹一样的大爆发,只听见房业涵发出一个声
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的身体
就像是要翻折过去似的抬起。
  「恭喜你啊,房业涵,明天起你就可以来找我报到了」大毛说。

上一篇:【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976) 下一篇:【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977)

警告︰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