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悦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传承着知识,传承者文明,人类社会进步与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今天人们学习知识的途径是越来越多,但毫无疑问,而教师仍然是传授知识的主体,是众多获得知识的重要途径,甚至是唯一的途径。

  国家很重视教师这一资源,把教师提高到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一崇高的称号,然而,在物质上教师却处于社会的低层,并没有得到改善。

  但老师也是人,也需要生存,他们也有亲朋好友,也有七情六慾。我们不必把教师这一职业神圣化,因为教师只是一种职业,和其他职业没有什么不同。让我们走近教师,感受他们内心的世界吧。

  记得在上初中二年级时,新学期刚开学的第一节课语文课,教室的门开了。

  进来一名年轻的女教师,个子不高,甚至说有点矮,穿着一双黑色高根鞋,也就是155左右的楼,衣着很简单,一条深色体形裤把纤细的小腿衬托的格外有形,上身米黄色小衫,胸部挺挺的。掩映在蓝色小坎内。一头短发,显得乾净利索。

  一张漂亮的娃娃脸,光洁,娇嫩的皮肤,吹弹欲滴,看起来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可爱极了。

  「我姓陈,今年刚毕业,学校安排我担任咱们班的班主任,并教咱们班的语文课。」那声音,莺歌雁语,很柔很柔,甜甜的,听起来很舒服。

  一时间,教室里静极了,平时这个教室里乱哄哄的样子不见了,我样大家都和我一样,被陈老师的美丽惊住了吧。

  想想也是,在这个山村学校里,平时除了老头,就是老太婆,一个凶巴巴的,犯了一点的事,训得你眼蓝。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们班学习不好,但是班级空前团结,号称万魔洞,当时电视正热播封神榜,于是我们班就有了申公豹,苏妲己,纣王等等。

  在我们班的齐心合力下,粉碎了学校数次对我们的进攻,班主任换了一个又一个,没用,玩不转我们。

  每当新换一个班主任,我们都要给来个下马威,出点难题试试火力。

  这个美女班主任嘛,当然也不能例外,「老师,你是不是没有给校长送礼呀,让你教我们这个班,我们可是全校有名的呀」「哦,是吗?我知道越调皮的孩子,越聪明,是不是咱们班全是高智商呀?」头一次有人说我们聪明,这话听着舒服,那声音不容你反驳。

  「我相信,如果咱们班会把聪明的智商用在学习上,我们将会成为全校,乃至全县的优秀班级,大家有没有信心。」「有!」

  接着,美女老师,又给我们详细分析我们班的情况,存在的问题,以及解决办法。

  我们也积极向美女献言献策,就这样,班级逐渐走上了正轨,我们班最终成了全县的优秀班级体。

  一个班40多人,考上县一中的就有30多,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我也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建筑商,这天根据协议,我去一所县城中学去考察建楼事宜。

  走进学校里,下课铃响了。

  从教室里走过一个娇小的女人,穿着高根鞋,一头短发,身影是那么熟悉,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美女老师呀。

  「陈老师」

  我不由的喊了出来,陈老师应声停下脚步,朝我这边望着。

  我快步的跑了过去。

  「陈老师。」

  「你是?」

  「我是魏晨。」

  「变化真大,老师都认不出你来了,那会你是小个,现在倒是满魁梧了」「老师,你什么时间调这来了。」「调到这好几年了。」

  「陈老师,现在过的怎么样呀?」

  「能怎么样,凑和着过呗」一丝犹豫很快掠过陈老师的脸。

  当年的少女,如今变成了丰韵犹存的少妇,三十七八的年龄,处处露出成熟女人的气息。撩拔着我的心弦。虽然,这些年我不缺少女人,但这确是我少年心中的渴望呀。

  以商人阅人无数的眼光,我知道,陈老师有事情。

  由于我此行的目的是考察,旁边还有不少人在等我,不便于深入的交流,我于是向陈老师要了手机号,继续去考察。

  晚上,学校领导安排吃顿便饭,说是便饭也是很丰盛,酒过三巡,闲聊了起来,我便向领导问起了陈老师的情况。

  校长沉默了一会,说先喝酒有时间再和你说这事。

  我迫切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哪里还喝的下酒,再说酒也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大家又少坐了片刻,就出来了。

  校长说:「有空不,去找个地坐会?」

  我知道他要同我说刚才的事,于是便找了个僻静的小地方,一人来一瓶啤酒,要四个小菜,就说起话来。

  校长说:「当年陈老师教学成绩出众,我们这缺这样的好老师,经学校申请教育局,把陈老师调到县二中。陈老师在那教学很出成绩。

  「可是,事有不好,那天,某公安局长的儿子齐名,在街上闲逛,碰到陈老师。」「你说,这个混蛋,天天睡到10点多才起,那天就抽疯的七点多,就出来了。」「碰到陈老师,立刻就看上眼了,非要和陈处对象。」「陈老师哪看上这个人渣了呀,况且当时陈老师已经有对象快结婚了,她当然不同意。」「你别说,齐名这小子,别看胡做非为,对陈老师可是用的真心。半年多的时间,天天来学校,上班来,下班走,并扬言,陈是我的女人,我占下了,并当众砍下一截小拇指,以示决心。」「把个陈老师搅得没法工作,学校领导也没有办法,陈老师甚至不敢单独出门。」「这是什么时间的事呀?」

  「应该是陈老师来的第三年吧。到现在也好几年了,听说那个齐名又搞了个女朋友,后来就去的少了。」陈老师的对象偷偷的把她调到这来了,她们在这结的婚,有三年了吧。

  「陈老师的对象是做什么的?」

  「他以前在单位上班,后来下海了,听说现在在海南呢,很少回来。」「哦,」我若有所思。

  「哟,快12点了,进紧回去睡吧。」

  回到家里,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辗转反侧,脑子里满是陈的身影,直到早上六点多,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拿过手机一看,呀,陈老师。

  「喂,陈老师」

  「魏晨,你有时间吗?晚上我烧几个菜,你到我家来吃晚饭吧。」「陈老师,不用费事了,你出来我请你。」「我不喜欢在外面吃,还是来家里吧,外面的食品不卫生,你这就过来吧。

  我们住在欣丰区26号」

  我没有开车,到外面打个出租,20分钟后,我到了欣丰26号。

  按响了门铃,门开了。

  陈老师腰里系着围裙。在家穿着很随意。

  我的一双眼睛,在陈老师的身上上下搜索着。

  陈老师脸一红说:「快进来,你在客厅坐会,那有水果,自己随便,我去做饭了。」转身做饭去了,我进了客厅。

  在客厅的墙上挂着陈老师的结婚,看着那漂亮的美女对老公的恩爱姿势,心中不由的一阵痛。我知道自己绕不开那道心结。

  「吃饭了」陈老师喊到。

  我收回目光,快步来到餐厅。

  哇好香的味道,平时大鱼大肉的惯了,见到这几样精致的小菜,顿时食慾大增。

  的陈老师已经换了刚才做饭的衣服,穿上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脚上穿着凉托,露出饱满的脚趾,很有冲动。

  陈老师转身从屋里拿出一瓶红酒,把我们两个人的杯子都倒满了。「这是他上班时人家送的,也没人喝,今天你来了,就喝这个吧。」「来,先吃口菜,尝尝我的手艺,看合不合你的口味。」我夹了一口,放在嘴里,连呼「香,真香,老师,你的厨艺真好。」「呵呵,我做不好,是你吃惯了大鱼大肉,换个口味罢。」「就是好吃,老师做的什么都好吃。」「来,祝贺你取得今天的成绩,希望你的公司越做越大。「说着一口乾了。

  我自也不示弱,也随着一饮而进。

  我为老师倒上一杯酒,自己也满上酒「老师,祝你永远这样年轻,漂亮。」一仰脖,一杯酒又干了。

  就这样越说越开心,越喝越有兴致,不知不觉中,一瓶酒见了底。

  「你等着,我去拿酒,今天喝个痛快。」

  「老师,不要喝了,喝的不少了。」

  「嘿,这才哪到哪呀,早着呢,我自己一瓶没事。」说着去了屋里上学时,听说陈老师从来不喝酒,现在怎么这么能喝呢?

  正在想,屋里传来呕吐声。

  我快步的走进屋里,只见陈老师一只手扶着酒柜,另一只手拿着一瓶酒,拿着酒的手按在桌子上,我赶紧上去,扶住陈老师。

  陈老师就势倒在我的怀里。我把酒拿过来,放在桌子上。

  把老师半拖,半抱的放在了床上。

  「不行,我还要喝,我没喝够呢。」

  「你怎么不让我喝酒,我没醉。」

  说着,喊着,突然之间抱着我的胳膊放声大哭起来。

  我怜惜的抚摸着陈老师的头发,低头轻吻她的头发。

  手禁不住伸向老师那高耸的双胸,用力的揉搓着。

  不一会传来了,老师的低吟声。

  我的下体也感到蠕动,是老师在轻轻的抚摸,一时间,下体充血,更加饱胀。

  这样的情景,在梦里有过,这个梦已经做过多年了。今天终于变成了现实,我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酒后的冲动,已让我失去了理智,更何况这是我朝思暮想的老师呢?

  我忍不住把老师抱起,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陈老师似乎是睡着了。

  我快速的除去了老师的衣服。

  一具完美的胴体展现在我的眼前,这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体,这是一个梦想了若干年的身体,是一个让我冲动,让我兴奋,让我忘乎所以的神圣胴体。

  我亲吻着老师的每一寸肌肤,在我的热吻下,老师的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

  当我亲吻到老师密处时,那里已是一片泥泞,沾的我满脸都是,我此时只有幸福。

  我甜蜜的亲吻着,水越来越多。

  「快上来吧,我受不了了。」

  「上来做什么?」

  「嗯,你讨厌。」

  「上来做什么呀,我不知道呀?」

  「你坏,你是知道的。」

  「我真不知道,你要是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操逼。」老师在我耳边轻轻的说。

  我没有想到,文绉绉的老师,也会说这么粗俗的话,让我兴奋不己。

  我飞快的扯掉碍事的衣服,提枪上马。

  很轻松的,一杆到底。

  老师舒服的长出一口气,屁股用力的向上挺着,那神情哪里是喝多酒的样子呀?

  我快速的抽插起来。

  约莫有20分钟的光景,老师啊的一声,紧紧的抱住了我,一动不动了。

  我又快速的抽插了几下,也大叫一声,尽情的射向了老师的阴道深处。

  我们相拥着。

  「老师,你刚是真多,还是假多呀?」

  「真多了呗,让你占便宜了「休息了一会。老师说:「走吧,接着喝酒去。

  我还没喝够呢,今天不把你喝多,你就甭想走。」我喝多了,还能走吗?

  为什么幸福来的时候,总是大把大把的呢?

  我端着酒杯,浅红色的后面是一具美丽的胴体,我漂亮的女神。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饭后,我们相拥着走近陈的卧室,躺在床上,这时已没有了初见时的羞涩。

  老师也彻底放开了,展示出成熟女人的慾望。

  我轻轻的解开老师的衣扣,探进手去在胸上抚摸着,乳头顶顶的,摇来摇去,似讨好,似撒娇,那么的招人喜欢。

  由于那会刚泄过一次,这时我想要的慾望不是很强,于是就把时间延长,让老师尝到人生的极乐。

  我小心的抚摸着乳房,挑逗着乳头,老师杏目微闭,那表情似痛苦,似享受,嘴里不时的咽着唾液。身体不安的扭动着。

  「双儿」

  「嗯,你怎么可以这么叫我?」

  「我还是喜欢你叫我老师,这样感觉特别有情调,你不会觉得老师淫荡吧。」「怎么会呢,老师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爱都爱不过来,就是想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好好爱你」「那我还是希望你用你的强壮好好的欺负你的女神吧。」那是一脸的迫切,声音里充满了渴望。

  「来吧,我亲爱的女神,让我好好的疼爱你吧。」她顺从地分开了自己的双腿,我看见了她的小穴,粉红欲滴,娇口微张,吐着热气,流着口涎,把阴毛也打的一缕一缕的。

  随着老师的呼吸,小穴也一张一翕,在无声的召唤着。这是多么美的小穴呀,她没有多数女人的幽黑,分明是没有饱经人事的创伤,她依然娇嫩无比,宛如处子的粉红。

  这些年我亲爱的女神是怎么过来的呀,一个已婚女人缺少了男人的浇灌,如何能娇艳无比呢。我的内心一时间无比的爱惜,情不自禁地用嘴含着了她的阴蒂。

  老师一阵痉挛,双腿盘住了我的头,把我的头紧紧的压在小穴上,我贪婪的舔吸着,那甜密的花液源源不断的流出。我吸进嘴里,咽了下去。

  这是为我而流的爱液,不能浪费一点。

  「老师的逼,好么?」

  「好,真好看,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

  老师笑着说,扭动着身子,把一个湿漉漉冒着热气的小穴覆在了我的嘴上,随手拉过一个小枕头垫在了腰的下面。轻声低吟着。

  这时小穴更加突出出来,方便了我的活动。我努力的来回轻舔,拚命的把舌头伸进老师的身体更深处,在里面探索着。

  老师的身体起挺越高,啊的一声之后,突然重重的放下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股白浆喷射而出,我嘴和脸全是湿淋淋的。

  我知道老师高潮了,嘴吸着老师的小豆豆一动不动,感受着老师的痉挛。

  过了好一会,老师才安静下来。老师缓缓的爬起来,扯掉了我的衣服。

  脸色红红的,「你对老师可真好,第一次有人给我舔逼,真是舒服死了。」「老师,以后我天天给你舔好不。」「唉,你那有时间来找我呀。在一起时,我们还是尽情的快活吧,来,老师也给你舔舔棒子。」说着趴在我的身上,捋动着棒子,娇唇不时轻触,舌尖轻舔马眼,麻麻的,痒痒的。

  舔了一会,老师转了个身,雪白的大屁股对着我的脸,我明白老师的意思。

  扒开小穴,用力的吮吸,滑滑的粘粘的液体,顺着大腿往下淌。

  「晨儿,想进去么?」老师媚笑着转过头来。

  我嗯了一声。

  老师起身掉了个头,重又横跨在我身上,手握住了我的鸡鸡。

  另一手在自己的小穴处摸了一把,涂在了我的鸡鸡上,扒开小穴,在棒棒上蹭着蹭着。

  就是舍不得放进去,体验这欲进未进,想进不进那挠心,难耐又极刺激的滋味。

  我向上挺着腰,龟头轻触小穴,小穴刚张开口,又掉了下来。

  老师在上面格格的笑着,用手捋动着包皮,老师小心翼翼的把它往穴口一带,屁股也顺势的向沉,缓缓的进到的老师的身体里,让老师不由得舒服的哼了一声,我也放松的出了口气,那进入的过程是耐人寻味的,一点点的,缓缓的,清楚的感觉到鸡鸡进入的褶皱,那温暖,那湿润,一寸寸的进入老师身体,感觉自己在占有老师,在和老师融为一体。

  老师的身子慢慢地动了起来,一下一下套弄,在到底的那一瞬,还将屁股扭动扭动,让肉棒更深度的接触到花芯,两片肉夹着那里,粉红色的口,青筋爆胀的棒,混着白浆,在咕叽声中,开始了深入的抽插……「晨儿,舒服不?」「舒服」

  「和别的女人做过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时沉默。

  「做过没有?」老师催促问到「做过」

  「和谁做舒服呀」

  「老师」

  「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

  「做爱」

  「什么做爱呀,就是操逼」

  「喜欢操逼吗?」

  「喜欢」

  「那老师天天让你操逼,好不好?」

  「好」我再也忍不住了。

  一翻身把老师压在了身下,把老师的两条洁白的腿扛在了肩上。

  腰部向前一送,鸡巴就没在了老师的逼里。

  慾火让我开始了无休止的抽插,一口气插了数百下。

  插得老师浪叫连连「操啊……晨儿,操老师……操老师的逼……」「好晨儿,用力呀,啊……又干到花芯了,你的鸡巴真大呀。」「大鸡巴干的我好舒服呀,我要你以后天天的操我。」「你个小坏蛋,以后没你我怎么过呀。」老师的疯狂呻吟,浪叫,让我加快了速度,次次深入,下下见底。感觉老师的下边张的大大的。

  开始的褶皱不见了,只是一肉洞,暖暖的洞,泛着水光的洞。一阵酸痒涌了上来,一时精门大开,在老师的体内发射着肉弹,老师里面的小嘴尽情的吸着。

  终于,所有的慾望在狂乱疯迷的嘶叫中,宣泄地从身体里涌出来,老师颤抖着绷直了身子,又轰然倒下,软软的无力的躺在床上,再也不叫了。

  房间里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好久,才呢喃着说了句:「晨儿,老师以前白活了,做女人可以如此的快乐。」

「老师,这只是你新生活的开始,我要把你以前丢失的快乐找回来。」

「我在新开发区有套房子,离你们学校很近,你就搬过去吧。」

「那我怎么和他说呀」「那和你们学校的家属楼在一起呢,你就说是学校分给你住的,再说了,他一年也回不来几天,那不和我们新家一样?」

「你对我真好,要是以前我肯定会嫁给你,做你的女人。」

「现在你就可以嫁给我,做我的女人。来让老公好好疼你」

一场大战又拉开帷幕。

  字节数:13529

  【完】

上一篇:田莹的故事 下一篇:男人那幺多我偏爱有老婆那个

警告︰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