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大师】(2-人细鬼坏之色诱未来姐夫)



      ***    ***    ***    ***
          第二集 人细鬼坏之色诱未来姐夫
  「好大呀!」
  「这才是大人的吗?」
  「我的同学只有这么小的。」
  「是啊!很硬的。」
  听到双海姊妹花的说话,正在编排时间表的律子忍不住说:「你们两个,跟
制作人做甚么了?」
  「抱歉啊!秋月小姐。让你误会了。」制作人一手用熟蛋滚眼,一手抱头道
歉。
  律子好奇地站起来,看到双海姊妹花正在把玩他的大牙。
  听制作人说,他刚才想跟雪步排戏,刚讲解了拍摄微A片的大概,准备播放
春香主演的一集《女校性事多》,没料到雪步突然失控,於大叫声中抽了铁铲出
来,奋力地朝自己的脸门打下来。
  结果,制作人不仅流下两行鼻血,还掉了二颗牙齿。
  花了不少时间,制作人才止住了鼻血,正在以熟鸡蛋烫着发青的脸颊。
  真美笑着唱:「制作人讲大话,掉大牙啊!」抓起牙齿便往外跑。
  亚美立即叫嚷:「真美,等等我呀!」然后追了出去。
  拿她们没办法的律子,只好来到雪步的面前,说:「雪步,你这次做的太过
份了,纵使你怎样害怕,也不能用铁铲打制作人的嘛!」
  「是,是,真的很对不起啊!律子小姐。」雪步含着泪地道歉,还伴上一个
深深的鞠躬。
  「我真的没有用啊!真想把自己埋起来啊!」雪步喃喃自语后,从背后拿出
铁铲,在办公室内挖洞。
  「喂!雪步,别在办公室内挖地呀!」律子连忙出声制止。
  「出现了,出现了」双海姊妹却在起哄:「雪步姊姊的铁铲无双呀!」
  待雪步停下来后,制作人便说:「还是别为难雪步了,她本来便惧怕男人与
狗的了,相信她要晚些时候才能参与拍摄的了。」
  双海姊妹花同时说:「还是选第二个吧!」
  律子以右手按着额角,苦恼地说:「我也知道,但是,微A片是政府规定的,
每一位偶像都要拍摄。」
  「於是,你便跟雪步姊姊排练了。」真美看着制作人说。
  「然后,你便会打她的主意了。」亚美附和说。
  制作人点头。
  「制作人,」双海姊妹花一起祈祷说:「祝你好运了。」
  这时,我端了新的白煮蛋出来,跟制作人交换时,顺道问他:「制作人,要
换人吗?」
  「这个嘛……」制作人尴尬地说。
  大家一起看着白板上的工作日志时,都看到这星期的栏目已经填满了,没有
约的仅有春香和雪步两人。
  而且制作人要去推销《GL剧场》,只剩下我这个男职员了。
  随着办公室的门打开,春香与小真一起回来。
  她们一起说:「我们回来了。」然后朝更衣室那边走去。
  双海姊妹立即冲上去,一起拉着春香说:「春香姊姊,春香姊姊,我们想看
看那部作品啊!」
  「嗯!」春香点了点头,与两姊妹一起走过去。
  春香来到办公桌前,第一眼便看到制作人脸上的瘀青,便问:「制作人,你
的脸,没事吧!」
  制作人立即停下手,尴尬地说:「这个,是刚才綵排时发生了意外。」
  「意外。」听到这个字,春香慌张地问:「是甚么意外,没大碍吗?」
  「没事啊!」制作人强作振定地说:「不提这个了,收到销量报告了。」
  「是的,售出多少套了?」春香面露喜色地问。
  「共有三千多个下载,二百套BD,刚好在排名榜的第十位。」律子对着大
家说。
  「呃……!有点失望呢?」春香迟疑地说。
  「振作点啊!春香,毕竟这是你的第一次呢!」小真劝勉她说。
  「春香姊姊,辛苦你了,下次换我们吧!」双海姊妹花一起说。
  春香点头后,律子说:「真美,亚美,可以给你们安排明天下午,否则要等
下星期了。」
  两人一起点头后,看着我说:「仁和哥哥,想跟我们做爱吗?」
  看着这么可爱的双胞胎姊妹,再望着她俩的身材后,我尴尬地点头。
  「唉!仁和哥哥好色啊!」两人一起叹气地说完,便一起拉走了春香。
                ***
  闹钟还未响起,我已经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如铁柱般竖起的肉棒,便知道自
己的绅士魂醒觉了。
  上星期嚐过春香后,那股快感一直挥之不去,得悉今天可能会跟双海姊妹花
做爱后,更使我整晚难眠。
  草草地梳洗过后,便马上更衣出门,务求追上第一班电车。
                ***
  伏地挺身、仰卧起坐各二十下,然后与小真和小响一起,缓步跑二十分钟,
我才算完成每天的热身运动,正式踏入765PRO的办公室。
  脱掉湿透的衣服,用小湿巾擦身时,我看到桌下堆满了纸箱。
  走上去看个明白时,小响已经抢着问:「律子小姐,这次订这么多文具,有
折扣吗?」
  律子挥动食指,得意洋洋地说:「小响,这是文具商送来的,作为植入式广
告的报酬。」
  「植入式广告?」小响和小真一起说。
  「嗯!简单来说,是我们拍两部微A片时,都要用上这些苍蝇牌文具作道具。」
律子扼要地说。
  小真首先打开了纸箱,像寻宝那样探索着,并说:「数盒铅笔、橡皮擦也有
数盒、直尺、圆规、绘图板……这些,我们可以分一份吗?」
  「稍后便分发给大家吧!」律子说完便閤上纸箱。
  「律子小姐,我们的剧本到了吗?」双海姊妹花一起问。
  律子点头说:「在音无小姐那边,你们跟她去取吧!」
  双海姊妹花欢呼着离开。
  稍后的每日例会时,音无小姐给大家派发一件透明丝质睡衣。
  然后,律子说:「各位,大家都开始习惯仁和那色迷迷的目光吗?」
  陆续有人点头后,她继续说:「所以我决定再进一步,要大家抛开那套内衣,
只穿这件透明的丝质睡衣。」
  美希第一个叫了出来。
  「没甚么大惊小怪的,美希。」律子说:「反正大家都会跟仁和做对手戏。」
                ***
  收到剧本的双海姊妹花与我,都对这个安排感到费解。
  律子看到我们皱了眉头的模样,便问:「有甚么困难吗?」
  真美首先问:「律子姐姐,这种安排合理吗?」
  亚美接着问:「律子姐姐,这里说我们要仁和哥哥的身体来学习保健体育,
然后依着图片来认识男性的生殖器,不怕被骂不合理吗?」
  律子轻抚两人的头说:「真美亚美,看微A片的人才不理这么多,而且每个
男性补习老师都渴望推倒自己的女学生的。」
  两人一起点头,斜视了我一眼。
  「还有其他问题吗?」律子问我们三人。
  我们一致地摇头后,律子便拉了美希进来。
  然后,我们先排练一次,起初我以为是玩四人行的,没料到美希只负责说两
句对白,出场数秒便结束了。
  接下来,是我独力应付双海姊妹花的追问,期间她们更会拉开我的裤裆,窥
看我的男儿气概。
  这一段都没有问题,她们连这种恶作剧都应付自如,是学校里的经历吗?抑
或是我想的太多了?
  换我给她们爱抚时,未开封的身体立即表露无遗。
  当我的手准备潜入真美的胸罩时,真美竟然火速钻进桌下,全身抖震地叫嚷
亚美先,亚美先的,使我和律子大感意外。
  没办没之下,我只好与亚美拥抱,我俩进行法式湿吻时都没有问题,全身因
害羞而通红的亚美,更燃起了我的欲火。
  当我准备跨坐在亚美的胸前时,亚美竟然用力推开我,喝叫着不行不行的同
时,铅笔橡皮擦等都给她扔了过来……
  一小时后……
  律子板着脸孔地俯视着我们三人。
  因为双海姊妹花的表现,连我也要罚跪,而且不许使用自动跪完机。
  凝视了我们片刻,律子冷冷地说:「真美、亚美,你们刚才干甚么的?」
  「对不起啊!」两人一起沉吟着。
  「仁和,」律子斜视着我说:「你没有碰过她们吗?」
  我点头,然后被念了十多分钟。
  「结果,我们便要栽在仁和哥哥的手上了。」双海姊妹花一起朝天祷告。
  喂喂!这是我们的工作啊!
  律子从后推了我一把,我便走到真美的背后,以禄山之爪握着她的双峰,再
以舌头舔她的脸。
  没法脱身的真美,在我的揉弄之下已经浑身骚软,躺在我的怀里娇喘着。
  隔着丝质睡衣的爱抚,手感比棉质内衣更胜一筹,使我败在真美的扭动下。
  放下尚在喘息的真美后,我和律子同时望着亚美。
  亚美连忙挥手说:「还是下一场吧!我,我怕大哥哥吃不消啊!」
  律子犹豫了片刻,说:「这样吧!亚美给仁和抚摸后,喘着气躺在一旁吧!」
                ☆☆☆
  「好了,真美、亚美,不要欺负大哥哥啊!」美希微笑着说:「否则我要你
们好受啊!」
  真美、亚美同时应允:「知道了。」
  我亦挥手目送她出门,然后打开了眼前的笔记本。
  「这是保健体育的笔记呢!」我说:「有甚么不明白的吗?」
  真美首先问:「大哥哥,你跟姐姐交往多久了?」
  亚美接着问:「有初吻吗?」
  我感到愕然的时候,两人一起问:「初夜呢?这个比较重要啊!」
  「我们交往还不够一个月,说这些还太早了。」我强行中止她们的发问,翻
着书页说:「我想问的是关於你们的功课,而不是我跟美希的事。」
  两人却贼笑着说:「哼哼!莫非,大哥哥看上的是我们,才接近姐姐的。」
  「才没有这回事,快点温习吧!」我厉声说话的同时,把她们拉回坐位。
  两人失望地坐下来,真美翻着课本说:「有啊有啊!大哥哥,这一页啊!」
  那是介绍男性生殖器构造的一页,大大的一幅阳具解剖图放在正中央。
  「男生的都是这样子的吗?」真美微笑着问,亚美连连点头。
  「差不多了,只是没把毛画出来。」我笑着说。
  「嗯嗯,那么这个呢?」真美再次翻书页。
  这次,全页都是文字,不过看其标题,是性交两字。
  我有点尴尬地望着真美,她说:「我不明白这段,甚么是经过充分爱抚后,
男方会把生殖器插进女方生殖器之中……」
  亚美接着说:「我们这里没有孔的,怎样插进来啊!」然后脱了裤子,让我
看清楚她的下体。
  「还有啊!口交又是甚么事了?」真美突然跟我耳语。
  吓的我马上倒退了数步,背后贴着墙壁才停下来。
  两人瞪着我地爬过来,不停地追问,我只好说:「口交嘛!就是用口刺激性
器官。」
  两人点头后,真美再问:「可以示范一下吗?」然后扑进我的怀里。
  「没关系的,姐姐不会介意的。」真美低声说着,身后的亚美竟然拉开我的
裤炼,伸手抓着我的肉棒。
  两姊妹的举动十分合拍,在我犹豫的瞬间,真美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双手握
着挺立的肉棒。
  「大哥哥,我到底要怎样做啊!」真美贼笑着说:「你不告诉我的话,我跟
姐姐说你强暴了我们。」
  「现在是谁强暴谁啊?」我竭力地叫喊。
  亚美立即嘴唇对嘴唇地吻了我一下,低声说:「你认为姐姐会听我们的?还
是你的?」
  「可恶,真美先张开口吸啜我的肉棒吧!注意别咬到它啊!」我说。
  温暖的触感吞没了肉棒后,亚美便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问:「大哥哥,
爱抚又是怎样做的?」
  我便把手压下去,幼滑和充满弹性的感觉,告诉我她没有穿内衣。
  既然如此,我马上翻起她的上衣,把脸贴上那发育中的乳房,舔弄着两颗粉
红色的蓓蕾。
  「嗯,大哥哥,这感觉很奇怪,很舒服啊!」亚美全身颤抖地叫嚷。
  听着听着,我忘形地将精液射进真美的口里。
  放下全身骚软的亚美后,我取出面纸给真美,她说:「这就是精液吗?一点
都不好吃呢!又腥又臭的。」
  「抱歉啊!我一时忍耐不住。」我低头致歉。
  「嗯!」真美躺在我的跟前,说:「大哥哥,可以教教我怎样性交吗?课本
不论看多少次,我都不明白呢!」
  「实践是学习的一种方法啊!」亚美插话。
  我点头后伏在真美的身上,低头吻了她。
  双手无节制地抚摸她的全身,特别是胸脯和小穴,更是重点照顾的。
  「嗯!大哥哥,你弄的我好痒啊!」真美娇喘着说,全身不住扭动,双脚却
夹紧那只轻抚着小穴的手。
  该是害羞引致的全身发烫,真美神情呆滞地看着我。
  「我要进来了,真美。」说完,我以双手将她的内裤褪下来,把坚挺的肉棒
挤进她两腿之间。
  到达入口后,我手握着肉棒,慢慢地摆动着腰,将龟头像冰插那样刺进她的
小穴。
  「喔!痛,痛啊!」真美红着脸地说。
  「忍耐一下,快完成了。」我说,继续用力把肉棒挤进去。
  整根都插进去后,真美痛苦地叫喊,眼角有泪水溢出来。
  「要停下来吗?」我问。
  她拼命地摇头,说:「姐姐差不多时候回来了,不要停啊!」
  於是,我慢慢地挺动着腰,让肉棒在灼热而紧窄的小穴里抽动。
  混合了爱液、处女血的分泌物,沿着阴唇滴在阴囊上,再沿着囊上的皱褶滑
落在地板上。
  每一次抽动,都有分泌物溢出来,使肉棒的抽动越来越容易。
  渐渐地,真美的前额的皱褶减少了,双手慢慢地往下移,抱着我的屁股。
  「嗯!喔!大哥哥,大哥哥啊!」真美的喘息声越来越响,抱着我的手也越
来越用力。
  「真美。」我叫了她一声,把嘴唇压着她的嘴唇,她会意地张开嘴巴,让我
把舌头钻进去。
  随着溢出来的爱液越来越多,让肉棒的抽动加快,每次插进去后,真美都嗯
了一声。
  突然,我放开了口,挺起了腰,欣赏着双乳随着我的抽插而摆动。
  「喔!喔!大哥哥,我,很舒服啊!」真美红着脸地叫嚷。
  於是,我的腰更用力地摆动,龟头传来的阵阵骚麻感,像电极般传遍全身。
  肉棒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暗示我即将发射,便跟真美说:「真美,我要
拔出来了。」
  「不可以,不可以的。」真美喘着气说:「我要,我要大哥哥的孩子啊!」
  这句话刚说出口,她便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不许我看上一眼。
  「呀!呀!好热,好热啊!」真美张开口大叫,双手抱的我更紧。
  直至射完后,我马上用蛮力拉开她的手,把沾满爱液、处女血和精液的肉棒
抽出来。
  失去了肉棒这根塞子后,我看着那些泛黄的精液,伴随着淡红色的爱液流出
来,强烈的征服感涌上心头,胯间的肉棒再度有反应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976)

警告︰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