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莲西门再赴云雨


话说金莲与西门庆一日

风流后,方知这床帏之欢原是如此美妙。

  可怜自己虚度这三七之数,大好年华。竟连这自身的乐趣都没有发掘,真是无味的很。

  想那金莲,自幼被张大户糟蹋,张大户年岁久矣,那活早已绵软无力,能带来多大乐趣?而后,又被卖给武大,想那武大,三寸丁的身材,那活又能?如何而金莲正值芳华,自然是情欲高涨时节……只是无处发泄,每日

里,光冲着武大那短小身材,气不打一处来。

  想那武二,每日

里一副道貌岸然样子,距自己于千里之外。更别提能亲近半分。

  而这初识的西门,不但英俊潇洒,这床第之术,又如此了得。对自己又是温柔体贴。不免这一颗芳心系于其身。

  每日

里幻想着那日

交欢情景,手指不免在双腿之间上下搓揉。以此来平息欲火。可那内心深处的空虚,又岂能靠着手指来添补?

  于是,每日

里金莲都期待着西门的再次光临。若每日

能得如此快活,那人生该是何等美妙?

  话分两头,且说那西门,自尝过这金莲美妙胴体后,更是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每日

里,虽然三妻四妾,轮番伺候。可内心却依然想念金莲那美娇娘。每日

里,虽然在妻妾身上发泄,却全然幻想与金莲的交换情景。

  这般过来数日

,西门再也无法控制,便打定主意,一定要再与金莲共享云雨。

  这一日

,西门早早来到武大家门口,待武大出门后,便悄悄潜入武大家中。

  可这屋内却空无一人。西门暗想,难不成,这金莲不在?正欲离开,突然听到低沉的呻吟声。

  西门寻声音来处,来到了武大卧房外。不想那门却是虚掩,那声音正是从这缝隙传出。

  西门从门缝里望去,这眼便移不到别处了。

  你道是什?原来,是那金莲沐浴后,突然想起那日

,与西门的颠鸾倒凤,不免欲火中烧,便躲在床账中,用手搓揉两腿间的花瓣。

  而那两腿大张,对着门口,正对着门口,却不想拿私处全都落在了西门眼里。

  只见青丝散乱,双眼迷离,呻吟声声。那完美的胴体上,莹白的双乳,傲人的挺立着,双腿大张,一只手轻揉玉乳,一只手搓揉私处。

  金莲口中还不停的低语,官人,官人,我要……我要……一边低语,一边加快双手速度。只见股间手指浮动越来越快。

  随着速度的加快,金莲身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潮红。西门知道这是金莲高潮来临的前兆。

  果不其然,金莲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突然,金莲一声长叹,双腿开始绷直,那私密处却流出了粘稠的阴精。

  高潮过后,金莲懊恼的抱怨,这该死的手指,怎抵得过官人那活?可不知那该死的登徒子在何处逍遥快活,白白被占了便宜,便把我忘却?男人莫不都是如此?

  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这下,可让西门心疼不已,西门猛的冲了进去,抱住金莲,开始亲吻。

  金莲大惊,一脚把西门踢开。踢开后,才发现,原来是西门。

  西门嘿嘿笑着,娘子,你莫不是想官人了?白日

里,自己玩弄起来。可曾满足?

  金莲满面羞红,你这厮,竟然潜到我家里来?

  西门淫笑道,你巴不得我过来吧?是不是早就想我这阳物了?

  金莲娇羞,把头钻到被子里。西门看了这许久,这欲火早已攀升上来。又岂能罢休?

  于是西门扑到金莲身上开始又啃又咬。

  金莲挣扎,你这厮?大白日

里,私闯民宅,可知罪?我那武二叔叔,定将你大卸八块。

  西门大惊,忙撤开身子。那武二可曾在家?

  金莲恼怒,原来你是那没种的汉子,算是奴家看错你了。

  西门嘿笑,那武二功夫盖世,又在衙门当差,还是小心为妙。

  金莲道,那你淫人嫂嫂,可曾知罪?

  西门道,你若执意抗拒,又岂能如我愿?

  金莲捶打西门,你这占尽便宜还说风凉话的家伙……西门搂抱住金莲,我这几日

没来见你,确是为你我日

后打点。到时候,自然要娶你为妻。

  金莲道,你尽说些好话,来虎我。

  西门不在言语,已经在金莲的玉乳上啃咬起来。金莲捶打,你猴急的色鬼,就不能轻着点么?

  西门那条舌开始在金莲的美白胴体上流连,双手更是在那滑嫩肌肤上,上下游走。

  西门再那玉乳上啃咬,舌尖挑弄着那挺立的肉头。

  双手开始罩上乳房,只见那雪白柔软的乳房,在双手的搓揉下变换成各种形状。

  西门的舌头已经越过了平坦小腹,来到了那朝思暮想的私密处。

  只见私密处阴毛稀疏,两道花瓣微微开启,中间更渗透着淫靡的水泽。

  西门喘着粗气,一张嘴已经将这个阴户都吸到了口中。

  一条舌顶开肉缝,向内探询。

  金莲的喘息声越来越高,越来越大。阴部不断的上挺,希望这西门能更近一步。

  西门如同吸允这世间最美味的佳酿,大口的吞咽金莲的淫液。

  西门的舌不断的在淫穴内搅动,直将这美娇娘吸的欲仙欲死……搅动片刻,西门便转换阵地,从淫穴转战到美人菊花。舌尖在菊花上不停的挑弄。

  啊。金莲浑身一颤,自己身上最肮脏的地方,居然有人用舌去挑逗?

  这怎么可以?官人,不要。脏。西门完全不理会。只是一味的挑弄。金莲扭摆着双腿,想要摆脱西门的挑逗。

  可西门突然将金莲翻转身子,按倒在床上,只见那玉臀高高耸起,圆润光滑粉嫩。

  西门一张嘴便咬在美妇人的玉臀上。

  金莲被挑弄的无尽娇羞。这辈子,还初次有人舔弄自己那里。怎不娇羞?

  可那地方被人吸允,所涌出的快感,又别样刺激。自己想要退却,却又舍不得。怎一个纠结了得?

  西门又咬又吸又舔。金莲臀部上,臀瓣上,菊花上,都布满了西门津液。

  西门玩弄良久,双手开始搓揉,玉臀的柔软触感,更是让西门受用无比。

  金莲在这刺激下,显得有些迷乱。

  西门舔弄得嘴都疲了,胯下之物早已昂首挺立。

  西门再也控制不住,便一手剥开金莲私处花瓣,一手扶正阳物对准花瓣,扑哧一声全根进入。、金莲被突然插入的阳具插的浑身一震。金莲痛呼一声。

  西门阳物一直挺入,直插入金莲密道深处。

  几乎全根没入。西门不顾金莲的捶打,缓缓的将阳具抽出,又狠狠的插入进去。

  啊。啊……西门插一次,金莲呻吟一声。

  金莲的私密处又窄又紧,层层软肉紧紧的吸裹着西门龟头。导致西门每次抽插都异常费力。

  只抽插了十几下,西门便满头是汗。

  而金莲的疼痛感也已经转化成酸麻的快感。一股股电流随着西门的阳物,由私处窜向周身。

  那种空虚感终于得到了添补。

  西门越插越快越插越猛。而西门的双手还不停的在金莲玉臀上揉捏。西门用后入式狠狠的抽插。

  金莲的淫声荡语,一浪高过一浪……

  不知在何时,金莲已经反客为主,坐在了西门身上,发丝飞扬,眼神迷离,玉乳上下翻飞,雪白的玉体上香汗淋漓,闪着淫靡的光泽。

  西门双手搓揉美娇娘双乳,以逸待劳,不亦乐乎。

  正当两个人忘乎所以的时候,突然外边想起了敲门声,娘子,娘子,大白天的,怎么插起了门?

  金莲一听是武大的声音,直惊的魂飞天外,魄上九霄。这欲火也被浇灭了一般。

  是大郎啊。我正在,正在洗澡。你怎么回的这么早?

  武大道,怎么大白天的洗起了早?我回来跟你说一声,今晚我去郓哥家吃酒,可能晚点回来……西门一听门外的是武大,而自己正在他的床上奸淫着他的妻子,不觉胯下又硬了几分。

  金莲杏目圆睁,低声道,你疯了?被发现,怎么办?西门道,哪有如何?只要不是武二就好。

  西门说着,又顶了几下。金莲没控制住,一声惊呼。

  武大道,娘子,你怎么了?金莲强压制着声音说,没,没事。刚见一只老鼠。

  吓了我一跳。

  武大道,娘子,忒是胆小。一只老鼠,你怕他作甚?那好,我走了。洗完澡,帮我把扁担,收回去。

  西门又开始耸动。金莲强忍着,那就早些回来……可门外依然没有了半点声息。想那武大已经走了。

  金莲捶打着西门,你这不要命的天杀鬼。难不成真想被他撞见吗?

  西门淫笑道,牡丹花吓死,做鬼也风流。西门一边说一边弓起身,抱住金莲,一边亲吻金莲面颊,一边挺动下身。

  金莲似乎也被这偷情险些被撞破的气氛激起了情欲。也紧紧抱住了西门。挺动下身迎合西门的抽插。

  两人紧紧相拥,全身上下几乎全部黏在了一起。西门双手在金莲玉背上,玉臀上搓揉。一条舌紧紧吸住金莲的香舌,啧啧有声。不时的吞咽着美娇娘的津液。

  这武大外出,更断了两人后顾之忧。于是,两个人从床头干到床尾,又从床尾干到床头,金莲一次又一次攀升上情欲高峰。一次又一次的阴精挥洒,可却依旧索要无度。似乎要将这些日

子的所有空虚都添补回来。

  岂是个爽子了得?

  突然西门翻转金莲身子,绕道了金莲背后,让金莲跪趴在床上,挺起玉臀。

  西门掰开金莲臀瓣,那褐色的菊花便完全的暴漏在西门面前。

  金莲警惕的用手遮住菊花,你要怎地?西门轻轻的移开金莲玉手,你尽管闭起眼来享受就是了。

  金莲嗯了一声,便撅起玉臀,等待着西门所谓的享受。

  哪知,这西门挺动大物,居然在两个臀瓣之间摩擦起来。每次龟头掠过菊花时,金莲都起了一身的颤栗。

  突然,西门的肉棒居然插入了菊花之中。

  那突然的入侵,让金莲大感意外。紧接着是一种几乎将身体撕裂为两半的疼痛。啊……痛……西门只插入了龟头,整个阳具还裸露在外。

  而金莲几乎遇到哭腔,撤出来,撤出来吧。金莲已经在摇摆着玉臀,试图摆脱西门阳具的入侵。

  而西门几乎杀红了眼,我今天非要破了你的后门不可。

  西门死命的压住金莲身体,阳具猛的往前一送,一挺,阳具依然进去了大半根。

  金莲大叫,痛。痛。别再插了。

  金莲后门的紧窄所带来的致命快感几乎让西门丢盔卸甲。

  西门忙收拾心神。趴伏在金莲亲吻不已。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待了片刻。

  金莲后门疼痛感渐渐消失。

  西门突有开始进攻。那疼痛感又开始增加。

  而西门已经被这紧窄刺激的快感连连,于是越插越快,越插越猛。

  而金莲的疼痛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麻痒的快感。那快感跟淫穴所带来的完全不同。

  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奇特快感。

  金莲身子一点点舒展,开始享受这肛交的快感。

  西门又抽插了时许,终于,忍不住了。

  西门抽出阳具,又插入蜜穴中,使劲全身力气做最后的冲刺。

  西门精关大开,亿万镜子猛烈的射入金莲子宫深处。而金莲也在这最后的精液浇灌下,攀上了最后的情欲巅峰……云销雨霁后,两个人软语温存,西门道,娘子,等我打点好了一切,就娶你过门。

  金莲道,可这武大,武二这关,你可曾过得?奴家且不知你我这档事,若被撞破又是何命运?

  西门面露狠色,不如我们一不做二休,将武大……金莲一惊,这万万使不得。西门道,难道你便要永远和这矮矬子一起过活么?

  难道不想享受这人间极乐么?

  金莲已然哽咽,奴家的命不好。西门心痛道,这事你且看我如何运作。自然要和你在一起。

  那毒杀武大的阴谋便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西门的脑海中……

【完】

上一篇:跟班主任的秘密 下一篇:柯南同人之社长千金绑架案

警告︰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