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明——永福公主篇完

热闹的天桥集市上。一个身穿书生袍的翩翩美少年正失魂落魄的走着,那副粉妆玉琢,眉目如画的长像。估计全京城都找不出几个相比的。其实也比不了。

  这翩翩美少年其实就是微服出宫的永福公主。当今皇帝的御妹。金枝玉叶,自然非凡人可比。

  可公主也有公主的烦恼。她已是待嫁的年纪。这驸马自然是要选了。可这小姑娘心中有了杨淩。眼光高了。今日

跟妹妹永淳公主商量好偷偷溜出宫来,原本想看看招驸马的地方。虽然嫁不得杨淩。但选个差不多的也可以欣慰。没想到去了一见。尽是废物,又被刘大棒槌奚落一番。才知道原来但凡有点本事的百姓都看不上这个驸马。不愿受此束缚。

  这样一来,对一直高傲自矜,自以爲是的天之娇女的公主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巨大的心理落差令永福倍加烦躁,故而打发妹妹离开,自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乱走。永淳公主看姐姐心情不好,也只得答应。看着随行的侍卫跟了上去。

  也就放心回宫了。谁想到永福逛着逛着。竟然一路走到京城最热闹的天桥地方。

  这日

又正赶上天桥闹市,真是人挤人挤得水泄不通。几个人流下来。永福公主和保护她的侍卫就被冲散了。只是她一直想着烦心事没有注意道。

  "这位兄弟,不知道在看些什麽?也许我能介绍一二。"永福正转过一个巷子,身边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只见来人大概20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般,身上背着个大布口袋。长得原本不算差,但右脸处一道疤痕将整个容貌变得丑陋无比。那双眼睛亮亮的。看上去极爲灵活。此刻正上下打量自己。

  永福明显感觉到那人目光不老实,更加不愉快了,一拂袖子道:"走开。本公。。。。。。本公子有事。""嘿嘿,你其实是个雏吧。扮像到是不错。"那人猥琐的轻声问道。

  "什麽?什麽雏?"永福公主一阵迷糊。

  "就是雌,小妹妹,你连这都不懂?不如让哥哥教你如何?"那人说着,靠上身来,竟然一把搂住永福的小腰。大手还在上面抓了一把。

  从来没有受过这等调戏的小公主立刻火了。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瞪得滚圆。

  身子一挣,扬手就一个巴掌甩过去。口中喝道:"找打。"可这永福公主平时喜静。虽然也玩玩骑马,击鞠之类的游戏。但毕竟只是个15岁左右的少女。又不像妹妹似的跟侍卫学过功夫,这一巴掌能有多少力气。

  才一出手。就被那人忽的一下抓住。

  "妈的。敢打老子。小娘们不想活了。本来大爷就是逗逗你。现在你这一下打过来。大爷今天非上了你不可。要不我唐三不用混了。"唐三一脸狰狞,一手抓住永福,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柄雪亮的小刀来。顶着永福的小腰。

  "你!"永福公主从小长在深宫,重话都不曾被人说过一句。哪里见过这阵势,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竟连挣紮都忘记了。

  "老实点。小娘们,乖乖的。不然的话老子红刀子进白刀子出。到时候就对不住了。"唐三压低声音,左右看看。此刻他们正好在天桥闹市的一个小巷子里。

  左右一时无人。那唐三今天出来,本来就是准备采花的。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怎麽会错过。扬起手来。一个刀柄把永福打晕过去。拿出随身的大布口袋兜起来,一下子甩到肩上。永福一个15岁左右的娇小少女本来就没什麽重量,再加上唐三一心想着回去享受,不觉沈重。一路上健步如飞。很快就到了一处偏僻的大宅子。唐三放下口袋,谨慎的左右看看,见周围无人。这才松了口气,提起口袋从一处隐蔽的小门进了宅子。也没跟人打招呼,竟自来到自己住的屋内。将口袋里昏迷着的少女抱起来,往床上一扔。自己坐到床边,伸手在少女的胸脯和下身处各摸了一把。

  "嘿嘿,果然是个雏。今天和该老子走运。"唐三淫笑几声,伸手三两下就把床上的少女脱个精光。一看之下。差点连下巴都掉下来。

  床上的少女姿容秀美,神气温婉,一头长发散在脑后,雪白娇媚的小脸,眉如新月,眼含秋水,樱桃小口微张着。仿佛在诱人一口吃下一样。雪白无瑕的脖颈下,是鲜嫩光滑小小胸乳,粉嫩的乳尖可爱至极。光滑的如同镜子一般的小腹再加上细如杨柳般的腰身。让人忍不住血脉膨张。修长动人的双腿间,是少女那隐秘的桃源,稀稀落落的几根黑木。不但没有损害桃源的美景。反而让人平添了一股嗜虐的欲望。那唐三酒色伤身。平时跨下的东西总得酝酿一番才能雄起,今天一见这美景。却早已经一柱擎天跃跃欲试了。

  要说这唐三玩过的女人也不少。他哥哥开着京城最大的地下妓院,院里的姑娘他都上过。还时不时仗着哥哥的名头出去猎个艳。但像眼前少女这等绝色可是从未见过。一时间如同处身云雾之中。迷迷糊糊不知所措。等回过神来,才现在自己正跪在床上,双手环着床上少女的双腿。少女双腿间已是一片血痕。原来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就把这等绝色给开了苞。

  傻了眼的唐三拼命回忆,也只记得自己像机械一般的脱光衣服扑上床。后面的事情就跟从来没发生过似的。怎麽也想不起来。这个悔啊。恨得唐三当场就抽了自己两耳刮子。声音轻脆的,把床上的永福也给弄醒了。

  永福睁开眼来。入目就看到唐三那张丑脸,再一看他光溜溜的身体趴在自己身上,一惊之下。顿时清醒过来,下身的疼痛感让小公主的脸刷得一下变得雪白。

  因爲要出嫁,她也在宫人的指导下看了几本闺房类的画集。自然知道自己最宝贵的贞节已经失在眼前着丑陋男人手中。若是让皇兄母后知道自己失贞,朱家的体面岂不。。。。。。一想到此。永福只觉得胸口一闷。眼前一黑。顿时又晕了过去。

  这一醒一晕。动静不大。却也把唐三的魂儿唤了回来。连忙扯块布条。将少女下身的血迹擦拭一番,见留量不多。这才放下心来。如此绝色万一被自己一次就玩坏。岂不是暴殄天物。唐三寻思一阵儿,眼睛又盯上少女赤裸的眮体。大手不知不觉,又放到少女发育中的酥胸之上揉弄着。入手酥软,弹性十足。当真是极品中的极品。

  "这小美人脸蛋俊,身材好,这小胸小屁股看得人咽口水。再加上这麽完美的肌肤,娘的。如果让我那大哥看到。一定会要走。到时候老子要玩一回。还要看他的脸色。"唐三嘟囔半天,看看日

头。念道:"娘的。老子不管了。再老大回来前,先玩个够本再说。"唐三将还在昏迷的少女翻个身。将她摆弄成狗爬的姿势,自己跪在床上。扶着少女的雪臀,挺起粗长的肉茎顶在少女双腿之间,一个发力,黑黝黝的龟头一点点挤进少女鲜嫩的性器之内。

  "哼。。。。。。"下身的刺痛感让永福从鼻翕里发出一声闷哼。精致的五官微微有些扭曲。

  唐三舔舔嘴巴。享受着少女腔道内的紧狭感。腰部缓慢的动了起来。少女那两片雪臀之下。可以清晰的看到肉茎的茎身一抽一送,茎身上还能看到殷红的血痕。

  在唐三有技巧的抽送下,最初了干渴过后,少女的花径中也逐渐潮湿起来,唐三舒服的哼哼着,将少女拉起来。抱在自己的怀里。双手扶着少女的柳腰。卟哧一声,肉茎先是直没到底。而后才抓着少女的酥胸。一下下动着。

  "啊。。。。。。啊。。。。。。"这种略有些粗暴的姿势让永福又一次悠悠转醒,身爲女人的快乐冲击下。不自觉的呻吟起来。等到小公主想明白这呻吟的意味时,呻吟声已经如同冲垮了大坝的洪水一样,止得止不住了。

  永福公主声音甜美,呻吟起来。让唐三如同酥了骨头一般。跨下的兄弟更加神勇。一阵急速的抽动。发出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双手更是在少女的胸前卖力揉捏。

  "不。。。。。。不要。。。。。。来。。。。。。来人啊。。。。。。"永福公主初经人事。哪里是唐三这种花坛老手的对手。她本就柔弱,又经历了破处的阵疼。十成力气已去了七八成。整个身体被唐三死死抱着,挣紮无果。只得断断续续的叫起来。

  "美人,醒来,这麽样,哥哥干你干的如何?"唐三淫笑着问道。

  "混。。。。。。混帐。你。。。。。。你。。。。。。啊!"永福正要还嘴。冷不防被唐三的两指夹住胸前蓓蕾上的粉尖一撵。

  "小嘴还挺厉害的。不过没关系,老子干过的女人。一开始骂娘的多了。最后还不都是乖乖翘起屁股等老子插。"唐三嘿嘿笑着,将永福从怀里放开仰面扔到床上,扛起少女的右腿放在肩上。肉茎顶着花瓣边缘摩擦几下,再一次插入其中,继续抽送着。

  "本宫。。。。。。本公子要。。。。。。要杀了你!你。。。。。。"永福口里说着。小手擡起,一下打在唐三胸口上。可惜手上柔软无力。与其说是打,到不如说是抚摸。

  "还公子?小美人。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肯定是哪个官儿的千金小姐吧。

  怎麽着?还指望你老爹救你回去?告诉你。入了老子的门,就别想再活着出去。

  "唐三一边抽送,一边道。

  "什麽。。。。。。""像你这样大官的千金老子也玩过几个了。有个礼部侍郎的女儿一开始还说要杀老子满门呢。到现在还不是乖乖翘着屁股等人来干。京城那麽大。想找个人跟大海捞针似的。"唐三说到此处,顿了顿,突然道:"当然,有个七品武官家的小妞一直不肯听说,你知道她最后怎麽着了吗?""怎麽。。。。。。"永福习惯性的问道。

  "最后老子找了二十几个弟兄轮了她一天。活生生轮死了。然后在夜里把那小妞光溜溜的屍体往城门上一挂。哈哈。第二天看得人那叫一个多啊~"唐三得意的说道。

  永福脑袋嗡的一声,顿时傻了。她从小生在宫中,集万千宠爱於一身,哪里听过如此残忍的事情。原本她被眼前这丑陋男人侮了清白时,就有自尽的想法。

  只恨全身无力,又抱着万一的希望,指望跟在身后的侍卫可以将自己救出。如今这唐三一席话,无异於晴天霹雳。永福无法想像自己被这些恶人玩弄至死。赤裸着身体被挂在城门上供人参观的样子。

  "张嘴。把舌头伸出来跟老子玩玩。"唐三俯下身道。见永福傻呆呆没有反应,不由得怒上心头。一巴掌甩到少女的脸蛋上。

  "快点。舌头伸出来,不听话的话,老子就让你跟那小妞一样。""呜。。。。。。"永福的右脸颊红肿起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她已经被吓住了。根本不敢反抗,只得乖乖张开小嘴,将丁香小舌伸了出来。

  唐三的大嘴立刻凑上去,滋滋的吸吮着少女的小舌头。淫霏的声音听到永福又羞又辱。呼吸不由得零乱起来。这性爱之事,一向是退一步进三步。永福不敢反抗,心头一软,这身体的感觉立刻强烈起来,小小的酥乳被唐三的大手不断揉弄,粉尖早已挺立起来,光滑的小腹上也覆满了细密的薄汗,紧狭的腔道里又酥又麻,被唐三的肉茎摩擦着。越来越火热。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令永福的双颊逐渐红润起来,张着小嘴儿不住娇喘。终於在唐三又一轮爱抚之下。初涉情爱的小公主一声轻呼,被架起来的双腿一阵颤抖,可爱的脚丫绷得比直,小穴一泻如注。

  "娘的。这就泄身了。真他奶奶的没用。小美人,你是爽了。可老子还没爽够呢。"唐三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抽出还硬梆梆的肉茎,将瘫软下来的永福抱起来,摆弄成狗爬的姿势。抱着那翘翘的小屁股。将肉茎送了进去。再次抽送起来。

  永福的螓首埋在床铺中看不到表情。只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与交合部的水声混杂在起来。成了这个房间的主旋律。一直到。。。。。。

  "小三!你在干什麽!"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正在交合的唐三一吓之下。猛得一抖。一直绷着的肉茎顿时喷射出来。全部送入永福的小穴之内。

  "大。。。。。。大哥。小弟我。。。。。。"唐三结巴的转过头。面对自己的兄长。

  唐家原本三兄弟。老二早死。老三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只有这个老大算个人物。30多岁的唐大跟他的兄弟不同。面貌端正。一脸威严。全身上下充满了干练的气息。原先干过大内侍卫,后来虽然因爲犯事被赶出宫。但楞是凭借着积累下来的人脉开起了京城最大的地下妓院。只要是在京城混的人物。就没有不认识他的。

  "小三。你是不是又出去惹事了!""没。真没。大哥,您看。小弟我知道您平时辛苦。特意掳了个漂亮的小美人来孝敬您。"唐三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胡乱的套上衣服说道。

  "孝敬我?哼哼。"唐大自然不信唐三的辩解,只是习惯性的往床上一看。

  立刻就被眼前这个姿容秀美,神气温婉,楚楚动人的少女吸引住了。就算是刚被践踏过。只扯着被子的一角缩在床边,也不能掩饰住少女高贵的气质。唐大毕竟有些见识。一眼就看出这少女绝非一般的千金小姐。

  "小三。这女孩是什麽身份。你搞清楚没有。可不要给我惹事。""嘿嘿。大哥放心。小弟之前搜过她的身了。除了块玉佩之外什麽都没有。

  一看就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衣服虽然华丽但也不是什麽名贵的料子。估计顶多也就是个人6。7品京官的女儿罢了。不会有事情的。"唐三说着。把玉佩递过去。

  "6。。7品京官。你他妈的是说6。7品京官。"拿着玉佩的唐大眼睛突出。好象一下子傻了。那双平时稳健的大手此刻剧烈的颤抖着。他认识这玉佩。

  这哪里是什麽普通的东西啊。根本是皇室赐给子女的贴身玉佩!他当大内侍卫的时候碰巧见过。而当今的皇上尚无子嗣。能戴着玉佩的就只有皇室的长公主跟小公主两个人。再联系玉佩上的秀甯两字。可以得知此刻在床上被唐三践踏过的少女。就是当今的永福长公主。

  "小小小小。。。。。。小人兄弟该死。冒犯长公主天顔。小小小小人。。。该死。"唐大颤抖着跪在地上。巨大的恐惧让他瘫软下来。而在他旁边的唐三在明白过来之后。表现比唐大更加不堪。他已经被吓的尿了裤子。

  "你。。。。。。如何知道本宫的身份。"少女害怕的低声问道。

  "小人以前当过侍卫。这才。。。。。。小人该死。求公主饶小人一命。不知道公主殿下的从人都在那里。小人这就去。。。。。。"唐大拼命磕着头。

  "别!本宫这次偷跑出来。不想让人知道。跟着的侍卫可能是失散了。这才被。。。。。。只要你将本宫送回宫中。这件事情本宫不会计较。"永福得知自己就要自由。连忙欣喜的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话会带来什麽严重后果。

  刚刚破身的凄惨经历让少女的思维混乱了。平时的聪慧并没有在少女最危急的时候帮助她。

  "不想让人知道""偷跑出来""侍卫失散"唐大很快就收集到了关键的信息。

  "小三。你确认掳她的时候。周围没人看到吗?"唐大强自镇定下来。低声问道。

  "啊啊啊啊。。。。。。应该。哦。不。我确定没有人看到。我是用平时装人用的布袋。就算是看到。也是能看到我。。。。。。"唐三结巴的说着。可他的话突然停住,曈孔瞬间惊骇地放大的,他的兄长已经将一柄短刀插进了他的小腹里面。鲜血沿着柄端涌了出来。

  "那你可以去死了!"唐大的眼神发着疯狂的光芒。一脚将亲弟弟的屍体踢开。

  "你想干什麽!"永福目睹了眼前的场面,惊诧的问道。她集万千宠爱於一身,别说杀人了。杀鸡都没见过。此刻见到死屍早就吓得六神无主。

  "很遗憾,公主殿下。您恐怕是不能回去了。"唐大冷笑着继续说道:"我不相信。当我将您送回去之后还会有命回来。""本宫。。。。。。本宫可以保证。""嘿嘿嘿。皇家的保证。屁!就算你不杀我。你那个皇帝哥哥也会将我千刀万刮。我还没活够。不想这麽早就死。"唐大叫着。看上去已经疯了。"我辛苦打拼这麽多年才有今天。还有那麽多美好的事情没有享受过。怎麽能死!怎麽能死!这个王八蛋居然害我。所以他该死。就算是我的弟弟。也一样该死!!!!!

  ""可。。。。。。"少女才一开口。就被打断。

  "闭上你的嘴吧。你这种从小成长的深宫中的公主怎麽会明白人间的苦!小时候没饭吃。只能去吃野菜。母亲死了。连块安葬的地方都找不到。收成不好的时候。要去富人的门前讨口饭吃。忍受无数人的白眼跟唾骂。对。你根本就不懂。

  现在这家夥已经死了。我再杀了你。就不会有人知道公主在我这里。对。对。就是这样。只要杀了你。。。。。。"唐大用梦呓般的声调说着。他从唐三的屍体上把短刀抽出来。冲上两步。一刀向少女砍去。

  可疯狂的情绪明显影响到了唐大的水平,他这一刀只劈开了永福用来掩盖赤裸身体的薄被。

  "不要。不要杀我。求求你。"少女如同受惊的小鹿一样缩在床角。交叉的手臂不但没有帮助她掩饰住玲珑有致的身材。反而让她更添了一股欲拒还迎的动人魅力。

  少女鲜嫩光滑酥乳,光滑的如同镜子的小腹,细如杨柳般的腰身修长动人的双腿令唐大激动的情绪缓慢平复下来。他垂下刀。舔了舔嘴唇。干渴的喉咙似乎提醒着他什麽。

  "公主殿下。你看。不想死也可以。过来服侍下老子。要是高兴的话。嘿嘿。

  "唐大反手把刀插到床边。拉松裤带,只见一条紫红的大肉棒顿时跳了出来。

  永福低低的惊叫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唐大拽住头发。将肉棒点到她鼻端。一股男人的体臭立刻涌过来。少女下意识的就要躲开。但想到唐大凶狠的样子。又联想起唐三所说那些违抗少女的下场。。。。。。

  可怜的少女不敢违抗,只得忍着泪,依这唐大的命令,将那臭气熏天的肉茎含进嘴里。卖力的吸吮着。

  "哈哈哈哈,尊贵的公主殿下居然会爲我这个平头百姓口交。"唐大戏谑的说道。

  "别。。。。。。别说了。"永福悲鸣一声。吐出嘴中的肉茎道。

  "哦?不说了吗?对了。我当初进来的时候似乎看到尊贵的公主殿下被我那死鬼弟弟干到高潮的样子啊。"唐大道。

  "不。。。。。。不要。不要叫。"永福羞耻无比,却不敢稍动。

  可怜的公主只觉得唐大的抽送越来越粗暴,硕大的蘑菇头在自己的喉咙中一撞一撞的。几欲作呕。而自己还要时不时按照他的要求。将肉茎吐出来。用舌头上下舔舐。少女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受到这种屈辱。但在求生的欲望面前。她很快就将这些抛弃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永福感觉口中的肉茎突然膨胀。一股热流猛的喷射在她的喉中。射精之后的肉茎仍然直直顶在少女的嘴里。让她的小脸涨得通红。根本没办法将白稠的液体咳出来。只得忍着恶心强行咽了下去。

  听到少女的喉中"咕咕"作响。唐大这才满意的抽出肉茎。

  湿淋淋的肉茎从少女的小嘴里离开。带出一条长长的水弦。可怜的公主眼角带泪。俏脸通红。鼻翕微微扇动。发出诱人的呻吟声。赤裸着的娇躯轻轻颤抖着。

  鲜嫩光滑酥乳随着她的呼吸起伏不停。修长动人的双腿分开跪着。那娇嫩的小穴似乎在呼唤着唐大插入一样。唐大的头脑飞速的转动着。他在权衡利弊。固然。

  杀了眼前这个女孩会更安全。可一想到能够淩辱高贵的公主。将那原本摇不可及的少女踩在脚下的感觉。就令唐大几乎兴奋的发狂。他最终做出了决定。

  "恭喜你。尊贵的公主殿下。我决定不杀你了。"唐大一把将永福推倒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将重新挺立起来的肉茎插入那湿润的小穴之内。""我回在场子里爲你找一份新工作。相信你会喜欢的。"唐大淫笑着说道。

  而当今正德皇帝的妹妹。皇家尊贵的长公主永福只是默默的侧过脸。低声喘息着。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

  半年后。

  "爹。咱们还是回去吧。"在京城最大的地下妓院门前。一个长的粗犷如虎,满身肌肉的年轻人正跟另一个高大的汉子说道。

  "你懂什麽!今天爹就是带你来见识见识。你也16了。该尝尝女人的味道。

  "高大汉子一边骂。一边拽着比自己还要大上一圈的儿子跟门人打招呼。

  "林先生,这真的是您的公子吗。他看上去可。。。。。。"门人掂了掂手上的银子笑着问道。

  "呵呵。正是小儿珞家。他今天过16岁生日

。我带他来见识见识。"林姓大汉笑着回道。

  "好的。还是老规矩吗?""行。给我两个位置。"门人很快就发给林姓大汉两个号牌。然后招呼人过来将他们领到一处隐蔽的小门前。

  引路人在门前有节奏的轻敲几下。很快门就开了。门内的景象令林珞家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一个宽敞的院子内。立着不少类似刑架的东西。但又不像。这奇怪的木器只能让女孩的脑袋。并将它们固定住。每一个在上面的女孩都被摆弄成翘臀的姿势。

  双手被捆绑在背后。双腿分开着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插入。一大堆白花花的躯体晃的林珞家几乎花了眼睛。

  "没见过吧。嘿嘿。这半年多才有的。这里的老板真是会想。不过出乎意料的受欢迎呢。"林珞家的老爹说道:"你再看看前面。"林珞家一楞,这才走上几步。一见之下顿时呼吸急促。原来这些女孩都被蒙着眼睛,塞住耳塞。再她们前面还有男人挺着腰,在女孩的小嘴里面抽送着。而这些女孩都是一副两颊泛红的样子,发出不停的娇喘声。看上去似乎非常享受。

  "厉害吧。这些都是孤女或者流民的女儿。不管怎麽玩也不会有人管的。而且她们上架的时候还都被喂了春药。实在是够刺激。"林珞家的老爹兴奋的说道。

  话音刚落。那边交合的男人就有两个颤抖的射了精。林珞家的老爹连忙拉着儿子补到空出来的位置上。走到近前。林珞家才发现,这些女孩的屁股上都刺着号码。他面前的是9号。而老爹那个是10号。

  "嘿嘿。你运气不错。赶上这个。"林珞家的老爹拍拍儿子的背说道:"这女孩可受欢迎的很呢。肌肤白嫩不说,小胸小屁股看得都让人咽口水。脸蛋儿也俊俏。可惜就是个哑子。不会说话。

  "那爹你来这里。我。。。。。。"林珞家盯着面前少女翘翘的雪臀。咽着口水道。

  "不用不用。这女孩我干过好几次了。今天让给你吧。别跟爹客气。"林珞家的老爹说着。一褪裤子。挺着早就怒张的肉茎插入了10号女孩那湿润的小穴里面。

  林珞家也觉得口干舌燥,学着自己的老爹一样。将那比常人还大上一圈的肉茎插入面前女孩的小穴之内抽送起来。这女孩的确如同自己老爹说的一样。是个哑子。但她总是可以摇着柳腰。扭着翘臀方便林珞家的活塞运动。怪不得如此受欢迎。

  "哦?这不是林先生吗?那边那个年轻人是?""呵呵。杜老板好啊。那是我儿子珞家。今天带他来见识见识。""你儿子。真看不出来。居然如此强壮。嘿嘿。九号那女孩估计爽坏了。"杜老板坏笑着说。

  "那是。"林珞家的老爹看着儿子卖力的抽送着样子。骄傲的说道:"我儿子半年前还参加过招驸马呢。再怎麽说也是武士候选驸马之一啊。""要说驸马,我听说。。。。。。"那杜老板一边干着自己面前的女孩。一边压低声音说道:"当年皇上的御妹。长公主永福根本就没死。而是失踪了。""啊?不是几个月前皇家公布说长公主染病离去了吗?怎麽。。。。。。"林珞家的老爹瞪大眼睛道。

  "嘿嘿。我认识个公公。他透露出来的。长公主半年前失踪了。好象是因爲不喜欢招驸马什麽的。具体原因谁知道呢。反正是找不到了。皇家没有办法。才宣布长公主染病去世。实际上。。。。。。嘿嘿。"杜老板说着,突然邪笑着继续道:"要说这长公主失踪怎麽久,指不定被什麽人。。。。。。""说的是。听说这长公主可是个绝色美人呢。不知道什麽有有福气能干到。

  要是我有机会干一次。少活十年都愿意。"林珞家的老爹淫笑着道。

  "说什麽呢。咱们哪有这福气。还是好好爽眼前的吧。比如那个九号小妞就不错。等等你儿子下来。记得把位置让我。我今天也得冲她那小屁股来一发。""好。没问题。""对了。你还不知道吧。这个九号小美人怀孕了呢。嘿嘿。都怀着孩子还要在这里翘着屁股被人干。真是可怜呢。连谁的种都不知道。""希望是个女儿,等长大了。我可以母女两一起光顾。""到时候记得叫我一起。""一定一定。"两个男人说罢,一起大笑起来。

  另外一边。在九号女孩面前的男人全身一绷,将肉茎从女孩的小嘴里拿了出来。白稠的液体汹涌而出。喷在女孩俏丽的脸蛋上。。。。。。

  共18757字节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月印作家上官泪无完

警告︰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