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甘堕落小娇妻三

              自甘墮落小嬌妻

              (三)

  我從噩夢裡驚醒,夢裡,老公離開了我,而我真的被德少當作了母狗一般對

待,我卻沉迷於其中。但是心裡似乎缺去了一塊,再也沒有人在我哭泣的時候安

慰我,在我疲憊的時候抱著我!在夢裡,我得到了我所迷戀的高潮和快感,但是

卻失去了我最愛的人!

  我看著老公緊縮眉頭的睡臉,走下床,拿出我桌子最下層抽屜裡,那塵封已

久的日

記本,陷入了回憶。

  那時候的我,剛剛高中畢業,獨自來到了A市的大學,大二的時候,在舍友

的介紹下,認識了他,我的初戀男友——峰。不要奇怪我到大二才有初戀,我們

那時候早戀的很少,哪像現在這樣。

  出眾的容貌和傲人的身材,讓峰一下子就迷上了我,在英俊高大的峰的追求

下,從沒經驗的我,很快墜入了愛河,我的世界似乎就剩下了他,讓他高興、讓

他滿足,甚至在認識之後兩個月,我就把第一次交給了他。

  那時候的我,就像所有初戀的小女孩一樣,只知道付出,甚至對於他和其他

幾個女生有點曖昧的關係,都不聞不問。每次看到他推開那些花枝招展蝴蝶一般

圍繞在他身邊的女生向我走來,摟著我走開的時候,我似乎都從那些嫉妒的眼神

裡得到了巨大的滿足,『你們一天到晚的纏著峰又如何,他不還是只對我一個人

好。』我自己偷偷樂著。

  那段時間,峰經常帶我去他在學校外面和別人合租的一間宿舍,向我索求性

事,而初嚐禁果的我對做愛時那種暢快的感覺,也是深陷其中。

  第一次見到他室友的經歷有點尷尬,那時候他都是支開室友,然後那邊就是

我們的二人世界。但是那天,他剛剛讓我用從A片裡學來的姿勢第一次坐到他的

肉棒上,嘗試女上的體位,他的室友回來了,正好看到了這一幕,我嚇得立即從

他身上翻了下來,躲到了床後,不敢抬頭。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嘿嘿……」嘶啞的聲音卻帶著調笑的口氣。

  「去你的!你他媽不是說去洗澡了麼,怎麼回來了?也不敲門。」峰有點惱

火的問著,一邊在被子裡套上了褲衩。

  「媽的,那邊裝修,今天洗不了了。」

  峰讓他避開,叫我穿上了衣服,我羞紅著臉,快步跑了出去,關上門的時候

聽到峰在裡面罵著:「你小子,非他媽的要去那家洗浴中心,你又不敢找小姐,

就能從樓梯轉角看到點小姐的樣子,有啥意思啊?換家店洗澡不一樣麼?要不找

個老婆也好啊!」

  「嘿嘿嘿嘿……這……」嘶啞的聲音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這不沒女人跟

我麼?」

  「算了算了,打電話叫份外賣,你給錢。賊眼把我老婆都看光了,操!」

  「別說,你這次這個女人身材真不錯,皮膚啊,白得……」聲音裡說不出的

猥瑣,我不想再聽下去,低著頭跑回了宿舍。

  之後有幾天我都不肯再去峰的宿舍,峰無可奈何。又過了一個多星期,在峰

保證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的條件下,我回到他的宿舍,繼續給他身體上的滿足,

當然現在想來,那時候的我,也快忍不住沒有性事的生活了吧?

  兩個多星期沒有做愛,當峰插入我的時候,我的腿立即纏了上去。

  「小騷貨,忍了這麼久,是不是很想老公的大棒子啊?」峰在沒人的時候說

話都是這麼粗魯,但是,聽習慣了的我,卻感到份外的刺激。

  「啊……啊……用力……都是你啦……啊……上次被看到……害得我忍了這

麼久……啊……啊……」我斷斷續續的,壓抑著呻吟。

  「還在怪我!」峰用力頂了一下。

  「啊……討厭……頂到最裡面了……啊……」

  峰帶著笑湊到我耳邊:「小賤貨,又要我用力,我用力了又說我討厭,那我

不動算了。」

  「別,我錯了。好老公,你快動啊,下面難過死了啊!」峰停止了動作,我

感覺著小穴裡滿滿的卻還是那麼瘙癢,立即求饒了。

  「想我動,那就求求老公啊!」峰輕輕的抽動了一下,又停住了。

  「啊……壞人,就知道欺負我。」我一拳捶在他胸前:「好好,求求老公,

動動吧!」

  「不是這樣求的哦!以前不是教過你了麼,我們都這麼親近了,還怕什麼羞

啊?」峰壞笑著,伸出舌頭舔舔了我的耳根,多次的性愛關係後,他對我的身體

算得上是瞭若指掌了。

  「啊……別舔那……啊……」我感覺小穴的瘙癢更甚,可是那些話,雖然幾

乎每次都會被要求說一次,我還是難以啟齒。

  「小騷貨,快說啊,不然,我拔出來了哦?」

  「別,別,我說……你壞死了!」我羞紅著臉,咬了咬嘴唇:「老公,求求

你用力操你的小騷貨薇薇,小騷貨喜歡被你操。」

  「這才乖嘛,小騷貨就要做出小騷貨的樣子嘛!」峰放過了我,開始了前後

的活塞運動。

  「啊……啊……薇薇……就是你的小騷貨……啊……老公……啊……」

  峰的手在我身上遊走著,經過了我身上被他發掘出的性感帶。

  「啊……討厭……」我輕輕叫了一聲,卻是峰在我的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

  「小騷貨,喜歡被打屁屁麼?」峰笑著問我,同時加快了抽插的動作。

  「啊……啊……啊……喜歡……喜歡啊……」

  「喜歡什麼?」

  「啊……啊……喜歡被打屁屁……小騷貨喜歡被……老公打屁屁……」在峰

的抽插下,我已經顧不得羞恥,只是附和著他,希望他能給我帶來更大的快感。

  「哈哈!你何止騷啊,你是賤賤的薇薇呢!喜歡的話老公就多打你幾下。」

峰滿意的笑了,手連續的拍打著我的屁股,雖然力度不是很大,但是羞恥的感覺

讓我一度到達了高潮的臨界點。

  「啊……啊……老公,老公……薇薇只賤給你看……啊……薇薇……啊……

用力……薇薇要到了……啊……用點力……啊……老公……啊……啊……」我大

聲呻吟著。

  「啊……小騷貨,想老公射給你麼?嗯?」可以看出峰也到了射精的邊緣。

  「啊……要……老公……啊……啊……啊……」在峰的衝刺下,我高潮了!

  「呼~~呃……」峰用力頂了幾下,長長的吁了一聲,射了出來。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我們從高潮中回過神來,我不經意間頭偏向窗戶那邊,

卻看到窗簾外似乎有個黑影閃了一下。

  「峰,你窗戶關好了的吧?」

  「嗯,怎麼了?我特地檢查過的呢!」峰坐了起來,慢慢地把肉棒從我的小

穴裡抽了出來。

  「沒什麼,隨便問問而已。」既然關好了,可能是我的幻覺吧!

  「哎呀!痛,輕點。」我看了看自己有點紅腫的陰唇:「今天這麼粗魯,壞

死了!」

  「好老婆,好久沒做,想你了嘛!」峰一把摟住了我,湊到我耳邊輕聲道著

歉。

  「我也想你嘛!」我回過頭親了他一下,伸手過去幫他把肉棒上的套子摘了

下來,同時輕輕捏了捏他變軟的肉棒:「壞東西軟了呢,不能使壞了哦!」

  「哈,剛休息完就挑釁啊?」峰壞笑著撓著我的腋下:「不知道誰剛才叫得

那麼騷呢,還要我射進去,可惜……」他看了看我手中的套子。

  「老公~~」我往他懷裡縮了縮:「別抱怨了嘛,薇薇是怕有小孩嘛!」

  「知道知道,我的小騷貨。」

  「壞人,不許再叫別人騷貨!」我嘟著嘴從他懷裡坐了起來。

  「好好好,乖老婆,走,去洗澡,洗完出去吃東西。」峰笑著站起來,把我

往衛生間拉。

  「鬆手啦!誰要和你一起洗澡?」我作勢掙扎著,卻順著他的步子走進了衛

生間。

  之後的日

子裡,我們像平常的情侶一樣,一起吃飯、一起逛街、在他的宿舍

和他做愛,不過我們每次都會避開他的室友,畢竟那次的尷尬經歷,大家見面了

估計……而且聽峰說那個男生一直沒有女朋友,卻很好色,經常看一些變態的A

片。可以聽出他對那個室友的感覺也不是很好。

  轉眼,大三了,像所有的狗血小說裡一樣,我發覺了峰貌似有意無意地開始

縮短和我在一起的時間,即便是有時帶我去他宿舍和他做愛,他也是草草了事。

我直覺的感到事情不對勁,於是在一次偷偷的跟蹤下,我發現了事實!

  他,竟然拉著一個長相普通、身材不如我、身高都不如我的明顯可以看出是

裝可愛類型的小女生調笑著!

  曾經轟轟烈烈,曾經以為他是我最後一個男人。當親眼看到我的男朋友挽著

他新歡的手,在學校草坪互相打鬧的那一刻,世界「噌」的一聲,變得格外面目

可憎。

  我緊緊咬著下嘴唇,一路跑回宿舍,癱坐在床上時,已累到呼吸瀕臨衰竭,

那一刻的我無論從哪個層面看,都是在苟延殘喘。我眨眨眼睛,眼角很乾澀,我

沒有痛哭失聲,但是在我眼裡,房間裡,各個角落,似乎都是那麼昏暗,甚至是

透過窗戶射進的陽光,我都感覺到厭惡。

  我衝過去一把拉上窗簾,我的手指在微微顫抖,我的心一陣陣地抽搐,我筋

疲力盡,想靠到床上,卻一下子癱軟在地。桌邊,中午不小心灑在地上的一灘水

映出了我蒼白的面容,我努力地扯起嘴角,想對著水裡的倒影笑一笑,眼淚卻不

爭氣的一下子湧了出來,透過淚眼,再也看不清自己的臉,我的心像裂開一樣的

痛,彷彿我永遠迷失在這個無情的世界一般,再也找不到出路。

  這鬧劇的橋段太俗套,而且上映得太突然,甚至都沒有事先準備好預告片。

但我同他始終那麼甜蜜、那麼默契,甚至,甚至在事發前一天,他還在說「我愛

你」。我努力想要回憶起我們曾經的美好情意,但是,它們的真實程度,在此刻

遭到了毀滅性的質疑。

  窗外的樓下,傳來學生們的笑鬧聲,我卻覺得他們都在笑我,笑我付出了一

切,換來的卻是背叛。恍惚間,我都能聽到老天爺自上空俯視我,冷眼旁觀時所

發出的不屑的哂笑。

  我就靠著牆哭著,哭累了就睡著了,斷斷續續地,做了很多個沒有具體情境

的夢,猛然醒來時,覺得這一覺有一輩子那麼長。睡意徹底消失的前一秒,我還

想要陷在夢中永遠不要醒來,因為我知道,但凡睜開眼,我就會看到幾個碩大的

當日

主題詞:分手、背叛!

  一天裡,我查看了無數次手機、不斷更新郵箱、查看QQ上他的頭像是不是

亮著,我想去學校找他,走著走著,我忍不住又想要放聲大哭,就蹲在人行橫道

上向全世界承認:我是造物主造出的那個為了警醒世人的冷笑話。這種夾雜著羞

恥的焦灼感將徹底地摧毀我。

  我需要那對狗男女給我一個解釋,我需要讓自己冷靜堅強,不要一碰就碎,

隨時都會痛哭失聲。

  他的電話終於打通了,但是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我聽見遙遠的什麼地方

傳來了一個氣泡碎掉的聲音,我知道,那是我卑微的、被自尊劫持著的、奢望他

回頭的那個願望。

  電話那頭也沉默著。

  我想要瀟灑地掛斷電話,做一個乾脆的了斷,但是我還是沒忍住,對我第一

個愛的人,說了這段感情中的最後一句話。

  「我不會罵你渾蛋,但我會證明給你看,你是個徹頭徹尾的笨蛋。再見。」

  掛斷電話,我雙膝一軟,蹲在了床前。

  此刻是凌晨四點,我渾渾噩噩地坐在床上一動不動地看著牆壁,目不轉睛。

總有這樣的一刻,我只想跪地大哭。我絕不承認失敗,我要找他回來,再困難也

要找他回來,我絕對不承認失敗。

  我開始頻繁地在他們面前出現,對他們冷嘲熱諷,可是他們對我不理不睬,

我甚至找過幾個男性朋友裝作很親密的樣子在峰面前出現,可是,我發覺峰根本

懶得看我一眼,他像對待以前的我一樣,把心神全部放在了那個小女生——蘭的

身上,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而蘭每次看到我,則是用挑釁和嘲笑的眼神看

著我,緊緊摟著峰的胳膊,似乎在告訴我:「你長得比我好看又如何,你喜歡的

男人現在在我這。」

  他們公開出入,就像我和峰以前一樣,甚至有幾次,我路過峰的宿舍,看到

她面帶潮紅的快步離開。

  一天晚上,我看準峰不在,約了蘭到了操場。

  「喂,你找我出來幹嘛?」蘭帶著不耐煩的語氣問我。

  「你可以離開峰麼?我才是他的女友。」我直截了當的問她。

  「喲!你是他女友?你似乎忘了你被他給甩了吧!」蘭嘲笑的看著我:「小

騷貨薇薇,他可是把你的什麼事都告訴我了哦!」

  「你……」我沒想到峰竟然把這些都告訴她了!

  「別緊張嘛,峰他做愛的時候喜歡女生這麼說的,我也說過。對了,你知道

我和他做過愛了吧?」

  「你……你還要臉麼?這種事情也拿出來說!」

  「我不要臉?不知道誰天天在我們面前晃。峰現在是我男朋友,你明白不?

乖乖認輸吧!」蘭嬌笑著往回走。

  「你……你有什麼資格和我搶峰?」我一時氣急。

  蘭一下子轉過身來,只能算得上清秀的臉此刻帶上了一絲猙獰,冷笑著說:

「我和你搶?我沒資格?你別忘了,他現在是我老公,你長得再好看又如何?有

本事你搶回去啊!」

  我一個人愣愣的站在操場上,眼淚流了下來,心裡卻起了一個瘋狂的念頭:

對,我要去搶回來我的男人!

  對那時的我來說,時間走得是那麼慢,每一次看到他們在一起,我的心裡都

會浮現出當時她的話。仔細想想,也許那時候,我對蘭的嫉妒已經超過了我對峰

的愛意了吧!

  我不顧別人的眼光,開始瘋狂地回追著峰,我要證明給蘭看,我比她優秀,

我失去的我終將奪回來!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我一次次的糾纏,讓峰厭煩,他從開始的躲避我到對我

冷嘲熱諷,蘭有時在旁邊,也會加入嘲笑中。那段時間,我的眼淚都快流空了,

朋友們都勸我,勸我放棄,但是我……

  直到那一天,我聽朋友說蘭和峰吵架了,我似乎看到了希望。找到一個人在

吃飯的峰,他正在一遍又一遍地打電話和蘭道歉,看到我,不耐煩的問:「我說

過了,我們之間沒可能了,你能不能別糾纏我了?」

  「我就這麼讓你討厭麼?你忘了我們在一起的日

子了麼?峰,回到我身邊好

不好?我肯定比蘭好,你知道的。」我低聲哀求著,我知道這也許是我最後的機

會。

  「你比蘭好?」峰冷笑了一聲:「你不如她,和你在一起就像和個木偶在一

起一樣,時間過了,一點感覺都沒了。」

  我真的沒想到峰會用這個理由,難道我對他的順從,讓他任意索求一切,這

都有錯?可是現在,我不想再去爭論這些,我拉著峰的胳膊:「求求你了,我真

的離不開你,我肯定以後能做得更好。回來吧,好不好?」

  他一把甩開了我的手,冷笑著問我:「你離不開我?我看你是想和蘭爭,才

一直糾纏我的吧?」

  我一愣,心裡不禁對自己疑問,我到底是為了什麼還在苦苦追求著峰?但是

嘴裡說著:「你就這麼樣看我麼?峰,我在你眼裡就是這樣的?」

  「你不是這樣?」峰站起來往外走去,帶著厭惡的口氣:「你能證明麼?」

  我沒有在乎他的口氣,一把拉住了他,急切地回答:「我能,我能證明我會

比她更適合你、更愛你!」

  「你能?」峰停下腳步,沒有甩開我的手,帶著不屑的笑容問我:「那你能

做到她不肯做的事情麼?」

  「我能,我能。」我根本沒有去考慮,就一口答應下來,我似乎都能想像到

峰回到我身邊之後蘭的臉色。

  「那,今天晚上大頭不在(大頭是他室友的外號),如果你晚上願意脫光了

在我宿舍等我回去操你,說不定……」峰惡意地笑著。

  「這……」這個要求其實峰以前就說過,他說這樣子更能體現出我是他的女

人,願意光溜溜的等他回去操。

  「不願意就算了,我也不勉強你。」峰轉頭作勢要離開。

  「別,我……我……我願意。」說完,我臉羞得通紅,低著頭不敢看他。

  「哎,薇薇,你……」他似乎有點心軟,低聲叫著我的名字。這時他的手機

響了,他拿起手機一看,匆匆和我告別:「就這樣吧,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

薇薇,你去找個更合適你的,以你的條件,追你的人都排著隊的吧!」

  夜色降臨了,我站在了峰宿舍門外。

  進?不進?我在猶豫著,為一個男人,做到這種地步值得麼?可是想到以前

的快樂,許久沒有得到安慰的身體在渴望著他的再次插入。想到蘭鄙視和嘲笑的

目光,妒火燒暈了我的頭腦,我拿出沒有還給峰的鑰匙,打開了他們宿舍的門。

  時間在走,我就這樣光著身子坐在峰的房間裡,我掩上了房門,這樣就算大

頭突然回來也不會看到我。我就這樣坐著,腦海裡是過去的回憶,看著峰的床,

我似乎看到了我和他在上面翻滾的身影,想到那些,我的下體竟然濕了。

  我的臉像火燒一樣燙,拿出紙巾,擦拭著下體,可是紙巾的摩擦,卻讓我更

加難過,我渴望著峰的愛撫。

  門,響了,峰熟悉的腳步聲走到了客廳,我匆匆整理了下,坐好,低著頭,

準備等峰進來,卻聽到了意外的聲音。

  「你就是個壞人,下次再讓我看到你和她們勾勾搭搭,對你不客氣。」竟然

是蘭!她怎麼來了?難道峰忘了我會來這件事?我突然想到,似乎峰最後說過這

只是一個玩笑,是我自作多情,自己過來了!我看著峰的房間,無處可躲,怎麼

辦?

  峰的討饒聲和蘭的嬌笑聲在打開房門的時候停住了。

  「啊!」蘭一聲尖叫,「你說,她是怎麼回事?她為什麼脫光了在你房間?

啊?」蘭滿臉怒氣,質問著峰。

  「寶貝,別生氣,別生氣,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在我這。」峰手忙腳亂的摟

著她,解釋著。

  我看著峰,像看著一個陌生人一樣,看著他用對我從來沒有過的柔情安慰著

蘭。他不知道?呵呵,他竟然說他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怎麼會脫光了在你房間裡?」

  「這個……我怎麼知道?她自己犯賤來的吧,我和她說過不想再見到她的,

寶貝,你相信我。」峰轉過頭來看著我:「你穿上衣服出去吧,誰讓你來的,你

還要不要臉啊?」

  蘭也附和著:「賤人,脫光了勾引我男人,你發騷啊你?」

  我犯賤,我發騷,我自嘲的笑笑。我做了這麼多,在他眼裡,原來我真的不

如那個小丫頭。可是看著蘭的眼光,我真的好恨,恨自己,恨她,恨峰!

  「賤貨,還不滾?」蘭大聲罵著,一邊指使峰:「把她趕走,你還不忍心?

你到底要她還是要我?」

  峰冷著臉走過來,拿起我的衣服扔到了我身上:「快穿,穿完快走。」

  我一下子站了起來,指著峰,氣得說不出話來,渾然沒顧著自己是光著身子

的。

  門又響了,伴隨著大頭那嘶啞的聲音:「峰,你小子在不?他們叫你去喝酒

呢!喂……呃……」聲音突然停住了。

  我抬起頭,正好迎上了大頭的目光。此刻,我才知道為啥他叫大頭,顧名思

義,頭很大,但是眼睛卻很小,頭髮亂糟糟的,大概就1米8左右,但是臃腫的

身材卻顯得不是那麼高大,猥瑣的眼神、邋遢的著裝,難怪找不到女朋友。

  「你們……這……」大頭愣在外面,卻沒有走開,肆意地看著我。

  我當時頭腦一熱,看著峰絕情的面容和蘭的眼神,竟然走過去一把摟住了大

頭,不顧他滿身的臭汗和身上刺鼻的體味:「我又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大頭

的。我喜歡大頭很久了,想來陪他,怎麼了?」

  「賤貨,有本事你給她操啊!不害臊!」蘭得寸進尺。峰大概也不想看到我

這樣,拉著蘭的手,想讓她停止。

  「你拉我幹什麼?這賤貨脫光了在這,她說不是勾引你,是等大頭,那她和

大頭做愛啊!她證明給我看,她不是來勾引我老公的啊!」

  「喂喂,你們……」大頭有點哭笑不得,手卻不規矩地摸上了我的大腿。

  雖然被大頭一摸,我就起了雞皮疙瘩,但是對蘭的嫉妒憤怒讓我作出了一個

不理智的決定。「誰勾引你老公了?他值得我勾引麼?大頭,我們進去,今天我

是你的。」說完我一把拉過大頭,走進了他的房間,關上了房門。

  我一下子癱坐在大頭床上,哭了出來,門外是蘭和峰的爭論,峰開始的時候

還怪蘭過份了,可是蘭說了兩句他就不說了,反而是勸蘭別和我一般見識。

  我心碎了,我真的被那個女人比下去了,我抬起頭,正看上大頭那猥瑣的笑

容,我慢慢躺下去,張開了雙腿。

  「你……」大頭聲音帶著興奮。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上不上?」我冷冷的問他,流著淚。

  十分鐘後,我一邊被大頭插著,一邊問他:「幹你室友的前女友是不是特別

爽?」

  「爽,太爽了!薇薇,你太美了!」大頭一邊聳動著下身,一邊笑著。

  「美麼?」心死的關係,讓我對這次的性關係並沒有太大的反應,而大頭雖

然肉棒也不小,但估計經驗也不多,只是機械的來回抽插著。

  「你認為我和蘭哪個美?」

  「你美,嘿嘿,你比她好多了,你操起來真舒服!」大頭賤笑著。

  不多時,大頭就射了,當然,我讓他戴上了套子。我默默地坐起,擦乾淨下

體,開始穿衣服,大頭則看著我沒說話。

  我穿好衣服,看了大頭一眼,走了出去。在客廳,我聽到了峰房間裡傳出的

肉體相撞的聲音,聽到蘭大笑著:「你說薇薇那個賤貨,被大頭操得爽不?你的

前女友啊,被你室友在操呢!你不心疼麼?」

  「他媽的大頭,虧我還當他是兄弟。」峰用沉悶的聲音說:「寶貝,我只愛

你呢,管那個騷貨幹嘛?她天天被別人操都不關我的事。」

  我的心像被放入了絞肉機一樣絞著,曾幾何時,裡面的女主人是我,可是現

在,我卻是他們口中的一個賤貨、騷貨!我回過頭,看到大頭站在背後,我開口

對他說出了一句讓我以後後悔不已的話。

  「大頭,以後想做愛就打電話給我,我陪你。」

  大頭聽到這句話眼睛一亮:「真的?任何時候?」

  我看了看峰緊閉的房門,聽著裡面蘭那不害臊的呻吟,狠下心來點點頭,一

句話不說,離開了,背後傳來了大頭意義不明的淫笑聲。

  我不知道我這樣說會有什麼後果,我也不想知道,還能如何呢?我都已經和

大頭做過愛了。我腦海裡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念頭在不停地來回閃現:峰,我要

讓你後悔,我要讓你的室友,那個你看不起的男人,操著你的前女友,在你的宿

舍,在你眼皮底下,操著比你現在女友要漂亮得多、出色得多的前女友,我要讓

你被你的室友嘲笑,讓你在他面前抬不起頭!

  半夜了,路燈照著孤單的身影,天空中一輪明月,月光灑在整個大地上,唯

獨灑不到我心裡。我,該怎麼辦?

                (待續)

上一篇:被轮奸的少妇 下一篇:火车上的少妇

警告︰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