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晨炮

  昨晚我看書看得很晚,睡時已經兩點了,睡得一點也不好,總是在作著一個同樣的夢,我呆呆地站在一塊空地上,有人在拼命搖晃著我的大雞巴,還有一個聲音在問,怎麽還搖不出獎呢,怎麽還搖不出獎品呢?我朦胧中覺得有個柔軟滑膩身體在挨擦著我,猛地睜眼一看,天已大亮,雖然拉著窗簾,外面看不見房里,但房里很明亮,洛洛醒了,她偎在我身邊,雙手摟著我脖子,雪白渾圓的乳房緊壓著我身體,小手握著我的大雞巴上下左右地撸動著。呵呵,原來是這個搗蛋的小家夥在搖晃我的大雞巴,這夢與現實之間真近啊。我虎著臉問她:“小白兔!一大早就捉住老狼的雞巴不放,是不是想要了?”洛洛做了個鬼臉:“不知道!”“哈,不知道?!你再說一遍。小白兔說謊是會被狼叔叔狂啃地”我一把把她抱在懷里,洛洛的雙唇迎上來,我們熱吻在一起。

一邊熱吻著,我的手捉住她的一對小白兔,輕輕地揉捏起來,她的身體緊緊貼著我,微閉著眼享受我的撫弄。我的手順著她的胸脯、小腹、滑向她兩腿之間的芳草之地,她感覺到了,順從地擡起一條腿架在我身上,打開了大腿,我手一摸她陰戶,呵,已經水淋淋濕溚溚了,年輕女孩子就是敏感,才揉了幾下乳房,一摸就出水了,年輕真好。我的雞巴不由自主地更加硬挺了起來,我拉過洛洛的小手放在我肉棒上,她輕輕地抓住我的肉棒說:“才親了我兩口就這麽粗這麽硬啊,你個老家夥,老流氓,老色鬼。”我逗她說:“我要是不粗不硬,怎麽讓你舒服啊。”她趴在我耳邊說:“老家夥,摸我,你弄得我舒服極了。”我進一步逗她:“哪現在想不想我再弄你?”聽了我的話,她握我肉棒的手用力捏了一下,吻了我一下說:“你個老壞蛋,明明知道還問,我里面癢了,我要你幫我止癢,老家夥快上來!止不了癢我就揪掉你的大雞巴給你安個蘿卜!”。聽她這麽一說,我的肉棒越發硬了,再摸她陰戶,淫水已經泛濫了,簡直就是一片洋。我翻身壓在她身上,洛洛心領神會地雙腿勾上我的腰,把陰戶呈送到我肉棒面前,我的大雞巴找到她洞口,屁股一推,整根肉棒直插入她的菊花深處,洛洛舒服得嘤地一身嬌哼,向后一縮又向前一挺,緊密濕滑的陰戶又一次含住了我的大雞巴,裹得我惬意無比,我擡臀送腰,徐徐抽插起來。我由緩到快,由淺到深地抽插著洛洛的陰戶,先是直進直出地插了一百多下,刹刹她的癢,洛洛舒服地哼哼著,身體隨著我的抽插有節奏的迎送著,帶動雪白的雙乳上下顫動,浪態飛揚。我插了不到兩百下,她就高潮了,身體一抖一抖地,只是洛洛還在壓抑著自己的呻吟聲。我對洛洛說:“想叫就叫出聲好了,外面聽不見的。”聽了我的話,洛洛做了個鬼臉,歪在床上喘息著,漾著一臉的潮紅享受著高潮余韻的快感。

      我雙手握住洛洛雙乳拔弄著她的乳頭,下面挺肉棒再戰嫩穴,這次我快進慢出、九淺一深地插起來,用龜頭在陰道口時而撥弄陰蒂,時而翻弄小陰唇,再三搔弄后,一下長驅直入到底,然后緩緩抽出,在陰戶口又是幾番搔弄后一插到底……“啊——啊——,好癢,癢死我了……,哦——哦——,好舒服……”洛洛被我插得喘息著語無倫次了。我被她的浪態刺激得也無比興奮,早上沒有噓噓過小肚子漲漲地,所以現在肉棒越戰越勇,半個多小時過去,洛洛已經兩次高潮,我還挺立未射。洛洛在我身下,又一次長發紛亂,星眸迷離,一臉的潮紅,就連一對白白兔也泛起了片片的潮紅,渾身軟得象一灘肉泥。

我把洛洛的雙腿舉起,架在我肩膀上,她的陰戶再次聳現在我眼前,由於興奮和充血,大陰唇越發飽滿鮮嫩,兩片小陰唇漲得嬌豔欲滴,看得我肉棒腫漲難忍,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看著自己的肉棒浸淫著洛洛的淫水、卷帶著小陰唇在陰戶中插進翻出,我興奮到了極點,我也快高潮了,最后我蹲在床上用足根架起小岚的屁股,將肉棒狠狠地一插到底,龜頭深深地鑽入花心嫩肉。分開洛洛的花瓣讓興奮的陰蒂直直地立在絨毛中,我用手指快速地在漲大的陰蒂上技弄著。這時的洛洛只能發出聲嘶力竭的呻吟聲,喘息著把我的頭按向她的雙乳……終於,我的肉棒再次在洛洛的身體中噴發了,將濃濃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射在她的花瓣深處……這場肉搏戰,我們盡興釋放。我插在洛洛的體,讓肉棒在她身體中慢慢變軟,再看洛洛,慵懶地躺在我臂彎里,鼻尖上一層細汗,雪白的胸脯起伏著,椒乳微顫,我慢慢抽出沾滿她淫水的肉棒,湊到洛洛的嘴邊,她會意地伸出小舌頭把大雞巴上的湯湯水水都吸得干干淨淨后,又把我的大雞巴含在嘴里吞吐了幾下,才拍拍我的PP示意我激戰暫告一段落。我跳下床去洗澡了,洛洛原地未動地躺在床上,懶洋洋撇著雪白的大腿一動不動,濕漉漉的陰戶大張著,任由精液混著淫水溢出陰道滴在陽光斑駁的床單上。

    我一邊洗澡一邊回味著剛才一陣心旗搖蕩的肉搏戰,也回想著洛洛和我的過去和現在。洛洛在人前是一個矜持純情的青春白領,天天在整潔氣派的寫字樓里蝴蝶般的穿梭著。和我獨處時卻沒有任何羞澀,會盡情地發浪,褪下衣裙就變成了淫態萬千的小浪貓。年輕女孩子的身體是讓人百玩不厭的,或許這也就是衆多老狼紛紛染指小妹妹的原因所在吧。我也不例外,洛洛年輕活力有性欲,敢說敢干,陰戶一摸就濕溚溚的,最大的好處就是洛洛很乖巧,很聽話,我可以放心地玩遍她身體的每一寸地方。我是不喜歡用安全套的,我的大雞巴不沾女人淫水不會漲到最粗、不直接在陰戶里射精很不爽(這也是我從不嫖妓的原因。)耳鬓厮磨的日子里,我們無所顧慮地縱情性愛之歡,洛洛在我性愛的催發下,身體發生了變化,當然這種變化,外人是看不出來的,只有我知道。由於得到我精液的滋潤和每天的按摩揉捏,洛洛的皮膚更加光滑,乳房雖然沒有漲大太多卻變得越發圓潤,越發讓我愛不釋手,大腿和腰線顯得更加豐腴,而她的陰戶不再是原來的淡粉紅色,被我天長日久的肉棒的摩擦、精液的浸潤、淫水的沖刷,大陰唇顔色漸漸有些深了,原來兩片單薄的小陰唇和陰蒂,由於常常被我玩弄得性興奮充血,變得豐滿肥腴,有了些成熟少婦的樣子。我教會了洛洛各種各樣的做愛方式和玩法,一般教她一兩次她就學會了。比如她學會了在我肉棒插進她陰戶時插收縮陰戶、按摩肉棒的技巧。男人射精的時機是可以控制的,只是女方要會配合,洛洛還學會了控制陰戶蠕動的快慢節奏,配合我推遲射精的時間,所以我們做愛時,除去前戲,性交時間常常能達到一個小時,因而我常常在把她送上幾次高潮之后,再和她一起沖最后高潮。

    潔白的泡沫抹遍了我健壯結實的身體,不多的陰毛摔倒在我的大雞巴周圍。我搓洗著我的大雞巴,沐浴露的香氣很象洛洛高潮后的體味,香香的,不是很濃卻沁人肺腑。我大雞巴又開始脹大了起來,我匆匆的沖洗過后光著身子走出了浴室。我站在房門口挺著大雞巴向里望去,洛洛並腿跪在床上在做瑜珈。圓潤尖挺的小PP高高的翹起著,菊花斜斜地對著牆上的結婚照,似乎有所訴,有所求的樣子。一對小白兔被擠壓得從她的臂下探出頭來。雪白的小腳丫紅撲撲的,繃得緊緊的很是迷人。我的腦海里浮現出《天下無賊》里范偉要劫個色的畫面。我毫不客氣地走到洛洛的身后,俯身捧住了洛洛的PP,伸出長長的舌頭,吻向了她的菊花。洛洛本能地掙紮了兩下,但我的舌尖一探入她的菊花,洛洛就不再掙紮了,喉嚨里“嗯”的一聲,閉上眼睛開始享受地扭動著腰肢,配合我的舌頭從菊花舔到花瓣。片刻工夫洛洛的氣息開始變粗,我探手握住了洛洛的雙峰,揉捏著。小小的乳頭慢慢的硬了起來,我捏住了她們,不時的抻拉著,碾動著。我俯在洛洛的身后唏噓有聲地舔弄著,用舌尖頂開洛洛的菊花,伸進洛洛的花瓣深處吸吮著。洛洛挺著翹翹的小PP緊緊地頂在我的嘴上,光滑的身體扭來扭去,不住地挺高絨毛稀疏的陰戶讓我舔弄。白白的一對臀瓣在我的眼睛晃動著,深粉色的菊花一開一合著,綻放的花瓣還滴著我剛剛射進去的濃精,眼前的一切太刺激了,我不禁更賣力的吸吮著,把洛洛的淫汁和我的精液一起吸到嘴里,品味著。洛洛的花瓣里早已淫水四溢,我用手指撥開濕呼呼的大陰唇,只見亮晶晶的淫水中,兩片肥嫩的小陰唇若張若合,中間的陰蒂充血鼓起,陰道口的嫩肉象新鮮的蚌肉似的在輕輕蠕動……這麽美的陰戶一定要好好玩玩,我要梅開二度,我要把洛洛再一次操得死去活來。

      我握住自己堅挺的肉棒,沒有馬上插入她的洞洞,先按住洛洛的小PP,拇指頂進了洛洛的菊花,被我開發過不知道多少次的菊花一下子就接納了我的拇指,深深的吞吐著。我用龜頭在她的花瓣中頂來頂去,象犁地似的,從下到上,再從上到下,攪弄著她的陰蒂、陰唇,龜頭用力忽輕忽重,時深時淺,洛洛的淫水越來越多,跪在床上用力的揪扯著床單,喘息著:“啊……啊……癢死我了,別再弄了,進來啊,我要……”。“要什麽啊?洛洛”“我……我要你的大雞巴,快……快給我,我癢死了”我看差不多了,就對準陰道,一挺龜頭,“吱”得一下,把整根肉棒一下插進洛洛的肉洞中,她渾身一顫,用力地坐向我的大雞巴,洛洛現在還真夠騷的,陰戶又熱又滑,我的肉棒明顯感覺到她陰戶中的嫩肉緊包著我,貪婪地吞噬著我的肉棒,我俯身重重地壓在洛洛的身上,一只手在她的兩只小白兔上揉搓著,一只手分開她的花瓣在她的陰蒂上勾弄著,隨著手指的運動洛洛的呻吟聲越發狂野起來。我的大雞巴在洛洛的肉洞里一口氣抽插了一百多下,“啊……好舒服,啊……哦……舒服啊,你弄得我太爽了老家夥,操我,操我!!”洛洛被我插得發出一聲聲浪叫,長碎的頭發隨著她擺動散散的落在被揪得一塊塊褶皺的床單上。我加快了抽查的速度,快速有力地抽插著,洛洛的呻吟聲一下停了,用力的坐向我的大雞巴后一下撲倒在床上抽動著。呵呵,小家夥又高潮了。 『首發 70niu.com』

我的肉棒還是硬邦邦的,洛洛的小花園比前飽滿豐腴多了,后入位插到底的時候,豐滿的陰戶緊緊擁擠住我的大雞巴,好象要整根吞進去似的,龜頭在她陰戶里頂開層層嫩肉,哪種肉棒被揉摩的感覺簡直是無法言表。我直起身來翻過洛洛軟得象面條一樣的身體,分開她的雙腿又開始一輪更深的抽插,她身體的柔韌性很好,大腿可以彎曲到身體兩側,這樣陰戶打得最開,可以插得最深,我每插一下都是挺腰直錐到底,再狠狠地在花心頂兩下,插得洛洛身體亂顫,雙乳亂跳,就連席夢思床墊也跟著春情湧動不停地呻吟著,如此又插了一兩百下,突然我的大雞巴感覺到洛洛的陰戶里一陣陣地發熱收縮,她一把緊緊抱住我不放,象條美女蛇一樣緊緊地纏在我的身上。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於是更加用力狠插,小腹撞得啪啪作響,大雞巴每一下深都插到底,死死頂住她的花心肉。洛洛的子宮口硬硬的,滑滑的,中央一個淺淺的窩,龜頭每次沖撞到這里都會被擦得癢癢地。洛洛的小洞越縮越緊,象她的小嘴一樣緊緊地吸著我的大雞巴。抽插的快感從龜頭湧上了頭頂,我腰里一松,龜頭一翹,肉棒象機關槍一樣突突跳起來,一股股熱精直沖而出,狠狠射在洛洛的陰戶最深處。快感沖擊著我的身體,在噴射的幾秒中里,我控制不住和洛洛一起發出了幾聲呻吟聲,太舒服了。洛洛渾身完全癱軟了,躺在床上象盤子里的意大利通心粉。我壓著她,好一會,我的肉棒在洛洛陰戶中慢慢變軟,我抽出陰莖,將龜頭上殘留的精液塗在她花瓣上,當我用龜頭磨擦著她的陰蒂時,洛洛的陰道輕輕蠕動了一下,精液從陰道口慢慢溢出來。

      我栽倒在洛洛的身旁,輕輕咬著洛洛的耳珠,小考拉,今天早上爽歪了吧,要在平時我敢保證你沒有力氣去上班地。洛洛這時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向我呶了呶嘴做了一個親吻的動作。我摟住洛洛的肩膀,輕拍著,她就這樣緊緊的貼在我身上,象小貓一樣蜷在我的臂彎里睡著了。洛洛睡著了,我輕輕的抽出有些發麻的手臂,把她擺成一個更舒服的姿勢。我知道她的花瓣里還溢著她的淫汁和我的精液,於是分開她的腿輕輕的用舌尖清理工一般地仔細打掃起每個褶皺來。舌尖掠過陰蒂時,睡夢中的洛洛發出了幾聲夢呓一樣的呻吟聲,不知道這個小家夥夢里是不是一樣被我操得高潮叠起。

其實想用舌頭把洛洛的花瓣清理干淨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往往是越舔越濕。花了很大力氣才控制住自己不再舔舐下去,咂著嘴,品味著齒間的滑膩香潤,走進了廚房。我紮上圍裙開始忙活起來,一臉壞笑地的哼唱著,小兔了乖乖,把腿分開,老狼要把大雞巴插進來……

洛洛在撒滿陽光的大床上甜甜地睡著,我在廚房里爲一頓豐盛的周末午餐忙活著。尋常百姓所經曆的生活也許就是應該這樣的,在愛與做之間磨砺著,散發出誘人的光彩和氣息。

上一篇:我为儿子选淫妻 下一篇:暧昧的结果完作者ahu0901

警告︰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