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地主第六集4-6

第四章 調戲小姨

  第二天一早,許平的惆怅早就隨著這安穩的一覺沒了。反正女人那麽多,自

己每個射一遍,總會有懷上的吧!老媽那邊再怎麽有意見,自己又不是舅舅那樣

不近女色的和尚,應該還是不會多說什麽的。

  迷糊中突然想起了上次林紫顔來月事的情況,許平氣得都想抽自己一巴掌,

怎麽就不問問她們來月經的時間呢?每次都他媽安全期射,射個一噸,男人死了,

女人照樣苗條,真是操蛋。

  床上沒有昨晚那樣的玉腿肉林糾纏,但似乎還彌漫著情欲過后刺鼻的味道。

許平打著哈欠睜開眼時,只看見劉紫衣已經盛裝長裙、雍容妩媚的坐在了桌邊守

著洗漱的用具,眼里盡含柔意的看著自己。

  「主子,奴婢伺候您更衣!」劉紫衣臉色微微的媚紅,都說女人滿足過后會

變得很漂亮,這句話用在她身上一點都不錯,不管是皮膚還是漂亮的容顔看起來

比昨天水潤了許多,素面朝天,但肌膚依然是吹彈可破。

  許平還有些迷糊的應了一聲,光著屁股站了起來,閉上眼享受著她小手溫柔

的伺候,用溫水輕輕的擦拭自己的下身。換上了新的衣服,白色絲棉的小袍穿起

來特別的舒服!

  「主子!」劉紫衣一邊跪地幫許平綁著腰帶,一邊略有些不舍的說:「巧兒

一早就在外邊候著了,說是皇后娘娘昨晚去找國舅爺沒找著,現在人在府里,似

乎很生氣。」

  「哦!」許平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揉著眼在她臉上輕柔的吻了一下,說:「

沒事,昨晚那幾個小姑娘怎麽樣了?」劉紫衣臉紅了紅,溫順的靠在了許平的懷

里,輕聲的說:「六個小姑娘全都不是黃花閨女了!」「呵呵,真強啊!」許平

梳洗完大笑著摟過她的肩膀,一邊有些色色的摸著她雪白的脖子,一邊朝涼亭走

去。

  花園里,紀寶豐正愁眉苦臉的喝著茶水,不知道是因爲縱欲過度還是因爲四

十年的老處男沒了而在幽怨,臉色微微的有點蒼白,兩個黑眼圈也是很濃重,看

起來整個人都沒什麽精神,比餓了好幾天的病人還憔悴!

  反觀他身后一個個含羞垂頭、婷婷玉立的小宮女,個個本就是清純動人的花

季少女,正是一個女孩子最漂亮嬌嫩的時候,這時候本就粉嫩的小臉上全是若有

若無的微笑,雖然有一兩個很是難爲情的不敢擡頭,不過站成一排倒也算是一大

美景。

  「恭喜舅舅啊!」許平走上前去,哈哈大樂的看著幾個女孩子明顯青澀中多

了爲人婦者的妩媚,這樣六個一起被干了老子就不相信沒一個懷孕的。

  紀寶豐一看到許平,立刻站了起來,滿面怒火的喝道:「平、平兒。你搞的

鬼!」「別生氣嘛!」許平一看他這一走路腿都在發顫了,老腰都快直不起來了,

不禁笑得更是淫蕩,嘿嘿直樂的說:「滋味不錯吧!」晚開苞六個,肯定爽到了

極點。就是您小心一下這把老腰,可別玩什麽觀音坐蓮之類的高難度!」「你、

你……」紀寶豐本就結巴,這時候更是氣得說不出話來了。早上一醒來,周圍全

都是年輕貌美的大姑娘,個個都脫得精光的纏在自己身上,再看看床單上的血絲

就知道昨晚自己干了什麽!雖然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耐不住一個比較大膽的女

孩子赤裸裸的挑逗,晨勃的命根子被她舔得很是舒服,禁不住溫玉溫香的誘惑,

被她和另一個小宮女又給結結實實的辦了一次,出房門的時候差點就要人擡了。

  「好了,要謝謝我等下次吧!」許平一邊說著一邊摟過他的肩膀,給劉紫衣

遞了個眼色后帶著他走出了門外。

  小院門外,兩輛馬車已經在侯著了!許平習慣性的走上了自己的那一輛,示

意另一輛車的車夫先將紀寶豐送回天工部。事到如今紀寶豐也沒辦法了,再加上

昨晚真正的體會到男女之事的樂趣,這時候想拒絕都有些說不出口,心里還有點

留戀幾個青春動人的小宮女。

  巧兒這丫頭又不知道跑哪了,不過許平一向也不去問,知道她一直對別人說

是去玩,其實還是忙著在辦正經事。這兩天孔海那邊的動靜到底如何,這也是許

平比較關心的,但卻遲遲沒有半點的消息,這可是真的讓人著急壞了。

  剛下車,門口柳叔已經早早的候著了,見許平回來立刻迎上前去,苦著老臉

說:「主子爺,您可回來了!娘娘在主廳那大發雷霆呢!」「靠,有那麽嚴重嗎?」

許平不由得汗了一下,老娘又因爲什麽事而生氣了,竟然連柳叔都出來避難了,

趕緊下車后一溜煙的跑了進去!

  主廳里,紀欣月一身便裝,坐在了中間一臉冰霜的沈默著。紀靜月和一個老

太醫一左一右的站在她的旁邊也是不敢言語!

  前面站著三個高低相近,但卻一樣戰戰兢兢,甚至于有些瑟瑟發抖的嬌俏身

影。細看一下,是趙鈴、程凝雪和小米三人,三女的表情都是一樣的惶恐忐忑,

多少讓人感覺有一些可憐兮兮的,她們都低著頭不敢說話,緊張得全身都在冒著

冷汗。

  「娘!」許平一看這架式,趕緊裝作什麽都不知道,換上一副嬉皮笑臉的樣

子撲了上去,滿面驚喜的問:「您怎麽來啦!」紀欣月面上的冰霜立刻緩和了許

多,看著這個頑皮的兒子也是有些生不起氣來。不過語氣多少還是有點不好的說:

「沒什麽,我過來找你舅舅。順便讓太醫幫你這群小丫鬟們檢查一下身體!」「

是這樣啊!」許平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轉頭朝嚇得都快哭出來的三女滿面嚴肅

的說:「還不快謝謝皇后娘娘!」「奴婢,民女謝謝娘娘!」三女趕緊跪了下去,

感覺她們的聲音似乎都有點哽咽了。

  「算了!」紀欣月大手一揮,面色威儀的說:「你們都下去吧,」

  「是!」三女轉過頭去逃一樣的跑了,許平甚至還可以看見小米的眼角有委

屈的淚花,心里頓時就是一疼,太醫也是說了一聲后就走了出去。就只有紀靜月

大刺刺的坐到了旁邊,笑咪咪的說:「怎麽了小壞蛋,心疼了啊!」許平暗暗的

瞪了她一眼,盡管今天的小姨一身藍色勁裝極顯英姿,火辣的風情和豐滿的曲線

很是養眼,但現在她和老娘在一起就缺一個東西,一個叫優雅的東西,這副小人

得志的嘴臉竟然讓她多了一種調皮可愛,許平頓時就有了將她壓在胯下狠狠蹂躏

的欲望!

  「平兒!」紀欣月板著個臉,喝問:「你把你舅舅藏哪去了?」許平趕緊給

她奉上茶水,嬉笑著說:「娘,我說您就別生氣了!這樣氣下去會有損您的花容

月貌的,我這當兒子的會心疼知道嗎?」紀欣月也沒氣到那分上,聽到兒子的玩

笑話不禁笑了笑,不過語氣還是很認真的說:「少拍我馬屁啊,你一擡屁股想干

什麽我還不知道嗎!趕緊把你舅舅交出來吧,我還得向你外公交差呢!」許平得

意的笑了笑,一副奸詐的模樣說:「你就和外公說,咱這舅舅現在是酒池肉林的

過上好日子了。現在也快要娶妻生子,叫他等著抱孫子就行了!」「撒謊你也不

會撒嗎?」紀靜月馬上就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白了許平一眼說:「就他那樣的會

老實的娶妻生子?你說你偷看別人媳婦洗澡,或是奸淫人家的妻女我倒是相信。

你舅舅,說他正眼去看女人我都覺得沒可能。」

  「靜月!」紀欣月立刻就板起了臉,她對許平最是縱容,哪會讓妹妹說這樣

刻薄!

  紀靜月馬上吐了吐紅潤的小舌頭,閉上嘴,姐妹倆雖然容貌一樣的國色天香,

真要穿上優雅的宮裙安靜的坐在一起根本沒法分清,但只要一開口,說不了三句

話基本就能辨認誰是誰了!

  紀欣月這才回過頭,輕聲的問:「平兒,到底怎麽回事!」「嘿嘿!」許平

狡猾的笑了笑,說:「沒什麽,昨晚我帶舅舅出去玩了。后來嘛,去儲秀宮找了

幾個秀女陪他一起共赴云雨,結果舅舅老夫聊發少年狂,居妖一把人家六個小姑

娘全給糟蹋了。可憐了他那把老腰啊,估計這會還在睡懶覺呢。」

  「真的假的?」紀靜月滿臉的不相信,就連紀欣月也是同一個反應。

  許平馬上信誓旦旦、一臉嚴肅的保證道:「我可不喜歡騙人,真的!那幾個

秀女都被他給糟蹋了,你要不信,我現在命人去把那床單什麽的全拿來,保證上

面全是騷味!」「不,不用!」紀欣月慌忙的擺了擺手,思索了一下后,款款的

說:「既然如此,那我去和你外公商量一下。給你舅舅賜一個宅院就暫時在京城

住下吧!」「也行!」紀靜月贊同的點了點頭,似乎松了一口氣一樣的說:「只

要大哥真能成個家!我想爹那邊應該不會反對的。」

  「嗯!」紀欣月溫和的笑了笑,不過馬上又冷下臉來看著許平,語氣有些不

滿的說:「好了平兒,你舅舅的事暫且不提。這次我來也是你父皇的意思,他過

一段時間就會給你賜婚了。過來是看看這幾個女孩子有沒有身懷龍種的,有,一

並賜了,但卻一個都沒有,這樣的女人你留在身邊干什麽,」

  許平苦笑了一下,該來的到底還是來了。對于香火的大事,許平也知道老媽

絕對不會縱容自己的,一時間還真沒辦法和她解釋什麽。

  紀靜月微微的有些驚訝,臉上的醋意一閃而過,馬上換成一副調侃的語氣,

笑嘻嘻的說:「怎麽了小流氓,我還以爲你起碼不算兒孫滿地,也得糟蹋壞了一

堆閨女,但看起來她們的肚子都沒什麽動靜,是不是你不行了啊。」

  「要你管!」許平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馬上就向紀欣月澄清說:「娘,並不

是她們不爭氣,實在是平兒忙得沒時間去談兒女私情呀。你想想,這三個女孩子

兩個還是處子身,哪會身懷六甲啊!」紀欣月臉沈了一下,語氣堅決的說:「你

不用和我解釋那麽多了,這次的賜婚可由不得你。現在有你父皇在位操勞國事,

你的責任就是幫我們皇家開枝散葉!不然長此以往,國將不穩你不明白嗎?」「

知道了!」許平也不敢違逆,在傳宗接代這事上幾乎別想找到一個能支持自己的,

畢竟這年頭「不孝有三,無后爲大」的觀念是深入到了骨髓里無法更改的,自己

十七還沒成婚似乎也是有點晚了。

  「真知道就好!」紀欣月一邊說著一邊款款的站起身來,微微的歎了口氣說:

「平兒,無論你干什麽爲娘都能寵著你,但唯獨這事上你可不許違背你父皇的意

思,他現在國事操勞,別讓他再爲這事煩惱,知道了嗎?」「平兒知道!」許平

趕緊乖巧的點了點頭。

  紀靜月趁這功夫朝許平做了幾個挑釁的鬼臉,嬌媚的模樣竟然帶有幾分孩童

的可愛。紅潤通透的小嘴一撅起來,讓人有種想狠狠親幾下的沖動!

  許平也是惡狠狠的朝她瞪著眼,不過心里卻咬著牙在想把這小姨的裙子脫下,

打得她屁股開花最好,真是有什麽熱鬧都往上湊!

  「對了平兒!」走在前面的紀欣月似乎聞不到后面的火藥味和暧昧的漣漪,

語氣依然溫和的說:「你父皇托我給你帶個話,猛虎營的一支就在京北的郊外,

讓你上那看看去!」「哦!」許平隨意的應了一聲。

  紀靜月這邊做著鬼臉還不夠,還搖著屁股像小孩子耍脾氣一樣的挑釁著許平,

眼里盡是幸災樂禍的意思。

  看著這飽滿豐翹的香臀在眼前一晃一晃的,簡直就是對男人性功能的挑戰。

許平不禁咽了咽口水,眼角瞄了一下,見老媽還在自顧自的說話,閃電一樣的伸

手,準確無誤的在這飽滿的臀部上使勁的拍了一下。

  「啊……」紀靜月沒想到許平真會下手,頓時就驚叫了一聲。

  「怎麽了?」紀欣月轉過頭來疑惑的問著,看著兒子一臉的嚴肅沒多想什麽,

眼光全看在了妹妹的身上。

  「沒什麽!」紀靜月一副沒事的樣子,擺了擺手說:「就是不小心踢到了一

塊小石頭,腳稍微的疼了一下!」「哪來的石頭啊!」紀欣月一邊看著干淨的地

面一邊嘀咕了幾句,不過也沒多想什麽。

  好軟好有彈性的手感啊!她剛一轉身,許平立刻就擡起手掌放在了面前,一

副陶醉的樣子使勁的嗅著,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祟,似乎能聞見一陣淡雅的幽香。

  紀靜月紅了紅臉,咬著牙狠狠的盯著許平!

  許平立刻狡猾的笑了笑,故意很是淫蕩的伸出舌頭在手掌上做了一個舔的動

作。

  紀靜月身子微微的一顫,似乎感覺那粗糙的舌頭是舔在自己的臀上,難爲情

之余又惱羞成怒,手里寒光一閃一把飛刀朝許平射了過去!

  如此近的距離,許平也不太好躲,集中了精神很是僥幸的將鋒利的小飛刀抓

住,手心里隱隱的劃破了一點。不過還是一副沒事的樣子,得意洋洋的看了她一

眼后,哼著小曲拿起小刀當牙簽剔著牙縫。

  紀靜月氣得臉都快綠了,但這時候三人都走到了門口。看門口恭送的人都在

看著,自然是不好再做什麽,只能壓低了聲音,惡狠狠卻又輕飄飄的來了一句:

「你等著!」許平一副歡迎的樣子,擠出一臉的賤笑,從牙縫里擠出比蚊子還低

的一句話:「老子在床上等著!」「哼!紀靜月氣得哼了一聲,怒氣沖沖的跑了。

  送走這兩位活菩薩以后,許平已經敏感的注意到了門口恭送隊伍里紅著眼圈

低著頭的趙鈴,還有在她旁邊一直輕聲安慰著的程凝雪,雖然她沒哭,但從表情

上看也是很難受!心里無奈的歎了口氣,示意柳叔等著自己后,走過去自然的牽

起了趙鈴的手,沒說什麽話拉著她走到了前花園!

  程凝雪眼里閃過一絲羨慕的神色,盡管許平沒叫她一起來,但她想了想還是

咬著牙跟在了后面。

  一路上,許平一直溫柔的握著她的小手,和她十指交扣到一起的時候才覺得

趙鈴低低的哽咽小了一些!三人前后的走到了樹下時,許平這才停下腳步,轉過

身來擡起趙鈴的小臉,見她清純可愛的臉上兩行溫熱的淚水正慢慢的流下,水靈

而又溫柔的眼里全是委屈,頓時心里就是一疼!

  溫柔的低下頭去,在趙鈴梨花帶雨的嬌羞中,許平溫柔的吻去了她眼角清澈

的淚水,柔聲的安慰道:「好了小鈴兒,不許再哭了知道嗎?」「平哥哥!」趙

鈴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聲撲在了許平的懷里號啕大哭起來:「是鈴兒不好,

鈴兒的肚子不爭氣,你別不要我啊!」「不會,我家小鈴兒這麽的乖,我哪舍得

啊!」許平頭也疼了,趕緊將她緊緊的抱在懷里,輕撫著她的頭發一陣的安慰。

眼角卻是明顯的看到了程凝雪在旁邊有些尴尬,也有些羨慕。

  甜言蜜語的哄了好大的一會,趙鈴的哽咽聲這才算是小了下來。

  「平哥哥!」趙鈴一邊抽著鼻子,一邊楚楚可憐的說:「我以前總覺得和你

在一起好高興,但是你對我那麽好,我都快忘了你是當朝太子,要爲皇家開枝散

葉。都是鈴兒沒用,您罵我吧。」

  「好了,別再說這個!」許平擺了擺手,板著臉,但卻是溫柔的說:「你現

在先給我去好好的睡一覺,養足了精神晚上伺候我!老子就不信吃完飯干到明天

早上,會沒有開花結果的時候!」「討厭……」趙鈴終于被許平這認真的表情,

但卻無比下流,逗得破涕爲笑,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嬌聲的嗔道:「你怎麽老是亂

說呀!」程凝雪也是紅得臉都透了,不過沒敢多說什麽。畢竟從帶她回府以后,

許平幾乎忙得沒什麽時間去調戲這個爆乳少女,搞得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不

敢確定許平對自己到底是什麽態度,現在她給自己的定義其實就是太子府的一個

丫鬟而已。

  「好了!」許平見她終于笑了,心里也算是稍微松了口氣,大手一揚在她挺

翹的香臀上拍了一下,笑呵呵的說:「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和柳叔還有點事要

談。」

  「嗯!」趙鈴乖巧的點了點頭后,帶著不知道爲什麽要一直站在旁邊的程凝

雪走了,程凝雪走到一半的時候還回眸看了許平一眼,眼里的神色很是複雜,但

卻明顯有些失落。

  看著程凝雪胸前的偉大,許平心里癢的啊!連她媽都沒搞定,哪有心情去搞

她呀。眼下這破事那麽多,自己想當個敗家子都沒這個命,府里還有處女沒搞定,

更別談干什麽去強搶民女之類的好勾當。

  這日子過的真是倒黴了。

  「主子!」兩女一下去,柳叔馬上就走了上來。

  許平面色馬上就平和起來,語氣平淡的問:「柳叔,你知道城北猛虎營的情

況嗎?」「略知一二!」柳叔思索了一下,馬上恭敬的說:「老奴記得沒錯,城

北的是猛虎營第三校隊。原來是西南西北兩線跑的一支余兵!」「余兵?」許平

疑惑的看著他。

上一篇:我的新婚禮物是……丁字褲 下一篇:一次激情的3P

警告︰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